不填坑。是个变态。

生贺(上)

SO现实向

人物长相2002年的样子

有爱玩的阿智的侧面描写,以及隐约的all智(宠爱向)避雷

 


交往大概半年,大野靠在二宫的肩上眯着眼瞧着不远处在用电脑奋力打字的人,默默地在数两人交往的时间,嘴巴不自觉的撅起,突然被二宫一把捏住,原本还在手里的nds被抛弃在沙发角落,凑到对方面前咬耳朵。

“我说哦酱,你干嘛这么恶狠狠地盯着翔桑?”

大野原本就黏糊的声音被二宫这么一搅和,越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但二宫好像对他的回答也不甚在意,沾着口水的手指又不经意地掐在鼓起的脸颊上,看着大野嫌弃地擦去亮晶晶的口水,开心地笑了起来。

SK两人本来就在演唱会上异常瞩目,这次当然也不例外,刚刚还奋战在课业上的樱井窸窸窣窣地抬起眼,自以为不动声色地观察者胡闹的两人。

大野迅速地瞧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去,拿起二宫的宝贝游戏机,在对方小尖嗓的抗议下玩起了他的存档,心中则是腹诽着樱井又是一副像小狗一样湿漉漉地眼神,眼巴巴的样子一点也不符合他小狮子的模样。

“哼。”

大野放了个大招,然后被boss愤怒地打死了。

二宫痛心疾首地看着系统提示自己要从头关卡打起,也愤怒地把大野驱赶出了这张沙发。正好这个时候经纪人进来,跟众人解释因为大野的保姆车出了点问题,今天需要他自己想办法回去或者搭谁的顺风车也是可以的。

大野摸着下巴的胡渣盯得经纪人浑身发毛,正想说些什么活跃一下气氛,便听见他无所谓地说自己坐电车就好,反正没人认得出来。接收到另外四人埋怨的眼神的经纪人先生,欲哭无泪地握紧了门把,弱弱地重复了一句“大野桑坐其他成员的车也是没有问题的”,就迅速地逃离了修罗场。

“你可别想跟我一辆车哦!”二宫头也不抬地说道。

大野扁了扁嘴嘟囔着“我也没想要跟你一辆车啊”直接把二宫接着要说的“但是你非要跟我一辆车也不是不可以”堵在了喉咙里,差点把nds拆成两半。

“O酱可以来坐我的车!我今天是自己开车来的,我们可以去兜风然后喝酒然后O酱可以来我家住呀~”

“你那跑车也太拉风了,会被记者追屁股的。”二宫毫不犹豫地泼冷水给相叶,气得相叶连忙反驳记者根本追不上自己的车速。

重点好像哪里不对。

樱井默默地吐槽,紧握拳头复又松开,小心翼翼地瞧了一眼把手机塞进霹雳包就要走的大野,正打算勇敢地开口邀请,便看到走向门口的大野被年纪最小的松本截了个糊。

彼时松本正处于有些叛逆的状态,就连一向崇拜的樱井的话都不听,偏偏只愿意跟大野妥协。樱井不知道他们两个私底下进行了怎样的沟通,但是因为大野很温柔,所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嗯,应该没有什么威胁。

 


松本拦住大野其实也没什么,只是单纯地想看那个像狮子一样尖锐的人皱眉的样子,总觉得有种恶作剧成功的快感。他稍微低头看向大野,对方因为他的举动感到疑惑地歪了歪头,前发软趴趴地贴在额头。

很可爱,这个人。

松本分神地想着,撩了撩对方的刘海,扭着身子问他要不要跟他一起坐车,他也想再跟他商量商量,虽然对方一般不怎么发表意见。

“不了润酱,我自己搭电车就好。”大野黏黏糊糊的声音也很可爱,顺带一提,他抠鼻子的手被注重外表的松本狠狠地拍掉了。

看见大野要走,樱井情急之下扯住了大野的霹雳包。

“sa、satoshi君……”

松本看到此场景翻了个白眼就走了开来,走到因为想玩nds而被二宫暴揍的相叶的对面,独占一张双人沙发,翘着二郎腿刷起了推特。

“干嘛?”略显冷淡的声音传来,大野转过身来,面对樱井有些闪躲的眼神。

“今天能一起吃饭吗?”其实是想问“你为什么生气?”的樱井,在大野看上去有点厌烦的表情下退缩了。

“今天要去喝酒。”

“那、一起……”

“我已经有约了。”

大野毫不掩藏地直视着樱井,在对方慌张地想问约的人是谁的时候,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种事情,就算对翔君仔细说明也没有什么改变吧?”

“!”

为什么要说这种话,樱井的神情是这么表达的。

大野也无话可说,扭开门把离开了乐屋。

 



不是故意要冷落翔君的。

喝醉的人握着酒杯对朋友们抱怨着,但身边的人似乎也没怎么在意他的牢骚,搂着漂亮的女孩子或男孩子亲昵着,大野愤怒地把杯子重重地砸在桌上,吓得离他最近的人一个激灵,连忙问“智酱怎么了?”

“翔君也是,你们也是,都不关心我!”

“怎么会啊智酱可是很受欢迎的哦,不管在哪里。”

“那、那为什么……”

“嗯?”

本来就与大野熟识的人,为了哄正在炸毛的大野,稍微凑得太近了听他嘀嘀咕咕些什么,却反被大野一个翻身跨坐在大腿上,揪着领子质问着。

“为什么翔君不跟我上床!”

“哈???”

“翔君明明、明明也会那副模样沉溺在快乐的事里、嗝、为什么……不跟我做……”

忽然哭泣的大野打起了嗝,被他压在身下的男人指挥着其他人赶紧打电话给樱井,忙不迭地呼噜着大野的头毛,心里倒是惊讶大野这次是认真地在谈恋爱啊。

 



樱井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回到家,结果发现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打开冰箱也没有平日里用保鲜膜盖住的剩菜剩饭,那句“我回来了”还寂寞地回响在耳边,才想起来今天父母亲带着弟弟妹妹出去旅行去了。

“唉……”

本来就因为智君疏远自己而感到郁卒,课业也勉勉强强应付的状态,之前还因为拍戏太忙而冷落了他,导致对方好像是一直在生气的样子。

现在樱井翔是严重“大野智power不足综合征”。

……晚期。

正想着要不叫外卖吧,拿起了手机。恰巧铃声就在这时响了起来,差点吓得把手机摔在地上,这可是和智君同款的情侣机(然鹅岚全员手机都同款)。

“诶、智君?”

翻盖的屏幕上显示的正是“satoya❤”的来电,说起来上次和爱拔酱去买衣服的时候还被揶揄“翔酱跟O酱真是LOVE LOVE呐”。

樱井几乎是立刻反应接通了电话,反而是电话那端的人因为这个速度而感到困惑。

“智君?”

樱井按捺不住先开口发问,却没想到对面竟不是自己恋人的声音,而是樱井熟悉的别人的声音。

“啊,晚上好樱井桑,我是智酱的朋友原田。”

“晚上好……”

为什么智君的手机会在原田手里,樱井面露阴翳的想着。

“是这样的,O酱他……好像有点喝醉了,能麻烦你来接他吗?”

“我……吗?”

“不方便吗?但是樱井桑不是O酱的恋人吗?”

“是这样没错的……请问地址在哪里?我现在就过去。”

“啊好,在……”

樱井坐在驾驶位上,迟迟没有发动汽车,阴沉着脸想了好久。

 

 

“哦~原来你就是樱井啊。虽然因为智酱的缘故,我倒是有看几眼你们的节目,我还以为叫樱井的是那个有经常和他黏在一起的那个孩子呢。”

那人一手搂着大野,戏谑地看着来人,丝毫不在意高材生盛气凌人的模样,任由大野这个撒娇鬼嘴里还不停的嘟囔着“翔君”却不放人离开怀抱。

一旁的原田见到樱井便上前跟他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生怕这位看上去就不是个好伺候的主儿分分钟把场子给砸了。樱井倒是无所谓,他担心的是大野也会因此遭殃。

“那个人,是O酱最近刚认识的,玩得挺开的,听说是男女通吃……”

原田默默地把还没讲完的话吞进肚子里,樱井看上去是个很认真的人,眉峰高而凌厉,居然现在还能够做到只是阴沉着脸,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O酱怕是要完。

原田看着樱井走到大野面前,在心里画了个十字,阿门。

 

“你好,鄙姓樱井,我是来接satoya回家的。”

樱井说完就要从那人手中揽过大野,对方也出乎意料地容易松手,只是在樱井要把人带离开他身边的时候,挑着眉火上添油了几句。

“智酱说你sex挺差劲的,对你很不满意哦,他。所以我就问他你要不要跟我来一炮啊?保证你欲仙欲死。你猜猜他说了什么?”

“想要……”

从那人开始说话的时候就一直要紧后槽牙的樱井,抬眼看了对方一眼,像是被威慑到似的对方停下了挑衅的话。樱井一手抓住大野的手臂让他的手绕过肩膀,一手搂着他的腰,无视了身后传来的哼笑声,眼神阴郁地往外走着。


-tbc-

过气写手的挣扎,实在不想开车,所以分了上下



评论(11)
热度(47)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