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赤司家的日常生活 12

♚赤黑
♚回忆杀


12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赤司君的呢?黑子微微歪着头,凝视着熟练地打开食盒的赤司,这么想着。

大概是这个人不寻常的温柔让我倾心的吧。

细碎的阳光斜照在赤司细腻的脸上,一半是影,一半是光,如同许多年前的那一天。

因为沉睡许久,竟然连睁眼这么简单的动作也完成不了,只能艰难地眯开一条细缝,刺眼的阳光照射入眼眸里,一片白茫。

细微的动作惊醒了身边守护着的人,只能模糊的看见一个身影仿佛从噩梦中惊醒般,劫后余生的感觉。

感觉到有人温柔地抚着自己的脸颊,轻轻地颤抖着,既激动又不安的心情就这么从对方的手心传来。

“哲也……”

哽咽的声音,颤抖的声音,不稳的声音,不安的声音,欣喜的声音……

他……是在叫我吗?

脑袋仍是一片浑浊,忽明忽暗, 黑子感觉自己就是那个独自在摇摇晃晃的木舟上的人,如同失了平衡般的晕眩感阵阵袭来。

“哲也……”还是那个人,轻柔地抚摸着脸颊的手不知何时滑下,紧紧地握住了黑子的手,十指相缠,即使有医生进出也不曾放开。

随着意识逐渐清明,黑子终于看清楚了那个人,那个曾经在黑子生命里以一种帝王般不可触犯的身份存在的人,那个黑子年少时最尊敬的人,现在却面容憔悴地坐在床边,胡子拉渣的邋遢样子,不似当初万众敬仰的神话。

“赤、司君……”黑子艰难地喊出赤司的名字,寥寥几个字,却也用了黑子一半的力气,喉咙干渴得要命,毕竟睡了整整三个月,只靠输入营养液维持基本身体机能。

赤司慌忙地拿来身边放着的水和棉花,一点点沾湿黑子干裂的嘴唇,慌乱得像个小孩,却仍然谨慎地对待着关于黑子的所有一切。

黑子把赤司细心的动作看在眼里,心中有一股暖流流过,填满了空 虚的心房。

凝视着赤司仍然精致的脸庞,连日的担忧和劳累丝毫不减他帅气的样子,黑子看的出神了,思绪飘远,黑子突然疑惑自己为什么会躺在这里?

好像是……车祸? 自己好像是从某个人的家里跑了出来才会……是谁呢?

愣神的时候,赤司不放心地叫来了绿间。绿间进来病房,看到黑子的样子,也不由得担心起来。

“没什么问题吧?”赤司少有的紧张了起来。

黑子乖乖地任由绿间检查,看上去没什么异常,但是……

“黑子,你记得你之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吗?”绿间手上的动作很是轻柔,语气也柔和了不少,为了照顾黑子刚醒,还把身子凑上前去以便黑子与自己沟通,完全不像以前那个傲娇神棍。大概是黑子这次受伤让绿间改变了不少。

“绿间君……”黑子抿了抿嘴,每讲一个字,喉咙就跟烧起来一样,可是他不想让这两个男人担心,还是 固执地坚持下去。

“哲也,写在我手上。”赤司考虑到黑子行动不便,讲话也不方便,走向病床,握住黑子的手,并示意黑子用手指写在他手心上。

黑子感激地看了赤司一眼,放心地用手指开始在赤司手心划动的。

绿间把赤司的行为看在心里,但现在不是计较这种事情的时候。绿间叹了口气,捋了捋黑子变长了的刘海,缓缓道:“黑子,慢慢来。”

黑子知道这个男人是在担心自己,浅浅地牵了一下嘴角。

过了一会儿,随着黑子慢慢地比划着,赤司皱起了眉头,表情也凝重了起来。然后,赤司把绿间叫了出去。

也不知道两人商量了什么,又达成了什么协议,两人回来后对黑子说只要休养得好,很快就可以出院了。却对刚才黑子讲的缄口不谈。

赤司看出来黑子的不满,俯下身,亲吻了一下黑子的额头,浅笑:“哲也,绿间说你脑袋里还残留了淤血,但并无大碍,只要好好休息就好了。不要胡思乱想了,没事的。”

看着赤司笃定的表情,黑子放下心来。也许是身体太虚弱了,一松懈下来就立刻入睡了,所以黑子根本没有再多想绿间古怪的表情。

“这么做真的好吗?”

“真太郎,我不会让他靠近哲也了。这是我的决定。”

既然不懂得珍惜,就没有资格再拥有。

黄濑凉太。

——tbc——
我好久没更了。。倦怠期去死啊!
填报志愿真的好烦!
这篇东西越来越奇怪了话说……
虽然更得慢,但我不会坑的!【看我正直脸

评论(8)
热度(11)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