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黑塔利亚同人

✔港耀
✔是个坑慎入
✔all耀元素

“耀哥哥——”

一个面容姣好的男子微微弯腰扶住向他扑来的少女,温柔地抚摸着少女的头发,眉头轻蹙,眼底里却是盛满了笑意,柔声道:“冒冒失失的……怎么了?小香又欺负你了?”

说罢,视线从怀里的鼓起脸颊炸呼呼的少女,转移到不远处的一个长相颇为清俊的面瘫少年,心下了然。伸手捏了捏少女小巧可爱的鼻子,宠溺地笑了笑,抬头,用一种状似很无奈的语气对少年说:“小香不要总是捉弄湾湾啊!女孩子可是要拿来宠的阿鲁!”

少年似乎早已喜欢自己兄长这种千篇一律的说辞,只是冷冷地瞥了一眼少女装可怜的样子,不出声。却在看到少女双手紧紧地环住兄长精瘦的腰上后,额头的青筋突突跳起。接着,又看见少女从怀里抬头偷瞄自己,满眼的狡黠。

王嘉龙突然觉得自己很想揍人,这个欠扁的臭丫头!面上却不为所动,只是眼神稍微凌厉了一点点。

看见自家弟弟一副不打算来安慰 妹妹的样子,王耀无奈地扶额。好吧,谁让他是哥哥呢!╮(╯_╰)╭

就在这时,一阵由远到近的脚步声传来,来者显然不是很受欢迎。只听王港和王湾,还有一直默不作声跟在王耀后面的王澳镜都不约而同地道出自己的心声:“讨厌鬼。”

听到这,王耀拧着眉毛敲了敲三人的脑门:“胡闹!”

而三人则是眼神担忧地看着自家兄长,默默:才不是什么胡闹呢!那个人才是真正的……

野心之人。

王耀显然一点也不清楚弟弟妹妹们在想什么,很开心地迎接飞奔而来的人,他的弟弟——本田菊。而在多年之后,王耀还是能时常想起当年小菊单纯的样子,只叹世事无常。

来者虽是急匆匆的脚步,脸上却是一点表情也没有,连一滴汗水也看不见。只不过,轻轻上扬的嘴角泄露了主人的愉悦之情。

本田菊来到跟前,先是90度鞠躬打招呼,再是把专门从日本提到中国的点心双手奉上,尊敬意味显而易见。

王耀无视弟弟妹妹的“不要收”眼神电波,很开心的收下了点心,并热情地招呼本田菊进去坐坐。后者当然欣然接受,然后硬是把王耀怀里的王湾挤走,自己站在他身边,牵着他的手,表情纯良得像一只小白兔。但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让那三人无视他与王耀十指紧扣的行为。

无奈自家兄长迟钝得不得了,又实在很天真,完全没有注意到身边的那只小白兔其实是一匹大灰狼。

不过没关系,哥哥由我们来守护就好了,把觊觎他的人通通赶走!三人相视一笑,达成共识。

说了就要做!三人一齐往屋内走去,心里的小算盘打得噼啪响,都在琢磨着怎么对付里面那个表里不一的大灰狼。

可是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面对一个笑得像一朵菊花的人,感觉对他做些什么就会遭天谴。

“啧。”王嘉龙看着兄长对着本田菊巧笑倩兮,心里翻起阵阵不爽,不由得冷哼一声。用余光注视到这一幕的本田菊,眉毛上扬的弧度增加,原 本挂在脸上的笑容更加增添了几分志在必得,仿佛已经可以预见美好的未来一般。

王耀和本田菊才聊了不久,本田菊就因为有事告辞了。临走前还笑得一脸意味不明,在经过王嘉龙的身边的时候,悄悄地凑过他的耳朵,说:“你赢不过我的。”

气得王嘉龙当下脸色就黑了,眼里的阴霾完全掩饰不住,攥紧的拳头不住的颤抖,指甲嵌入掌心的皮肤,泛着丝丝血迹。

王湾把一切看在眼里,却不做声,直到注意到王港的手流血后才慌乱起来。王澳镜在一旁看到后,立刻跑出去请大夫。而王耀则是发挥大哥的力量,一把拉过弟弟查看伤势,准备数落数落,神情既焦急又无可奈何。

这个弟弟他从小看到大,很清楚他的性格,他并不是个让人不省心的人。相反,他异常的独立,在自己疏于照顾的这么多年里。尤其是他作为二哥,下面还有湾湾和小澳,却能代替总是忙碌的自己去好好照顾他们,让自己放心。

唉……其实他也不是不懂他们对小菊的敌意,但是既然别人目前还没有任何举动,就不必担心那么多。

对于小菊,他真的不知该如何形容他对他的感觉。他总觉得小菊本性不坏【本性不坏占有欲强而已】,至少目前来说并未做出什么出格的事。他也真是把小菊当做亲弟弟,一视同仁地照顾着,小菊也奉他为哥哥。

不过又有谁知道将来会发生什么呢?现下也只能过好现在,将来的事将来再说。俗话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但当事情发生的时候,王耀觉得自己当初真不应该养这么一头白眼狼在身边,随时都是虎视眈眈着自己。

在王耀走神之际,大夫已经来过了。好在伤势并不严重,只不过要暂时休养一番,也就是说,受伤的手不能随意乱用。

王澳镜去送走大夫,王耀勒令王湾回自己房里去,而自己则是阴沉着脸,牵着王嘉龙的手往房间走去。

刚一进房间,手便松开了。取而代之的是王嘉龙从背后抱住了王耀,把 头埋在对方漂亮的肩胛骨中,低声的说着对不起的话。

王耀转身握住王嘉龙的肩膀,认真地说:“小香,以后不准再伤害自己了!不论发生什么事……知道吗?”

不知是眼神太过严肃还是什么,王嘉龙愣了愣神,触及到兄长眼底里的认真,他意识到兄长是真的很担心自己,心里不由得柔软起来,手心手背都是自己兄长传递过来的暖意。

王耀看着王嘉龙对着他,像痴汉一样地笑了起来的样子,无语地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好笑道:“你呀……”不过心里还是很欢喜的,因为小香也只会对自己熟悉喜欢的人露出这么毫无防备的样子。

知道兄长拿自己没办法,也不对自己生气了后,伸手紧紧握住兄长的手腕,郑重其事地说:“不要离本田菊那么近……” 你会受伤的。

仿佛能够明白对方没有说出来的那句话般,王耀安慰性地笑了笑,说着没有关系什么的话,却让王嘉龙眉头又紧了几分。

哥哥也不像是听不明白我的话的 样子……莫非……

“你在偏袒他吗?你喜欢他?”

“诶?” 王耀一脸意味不明的迷茫表情,在王嘉龙眼里却变成那种被说中心事的呆愣表情。这可让他无法容忍了!熊熊大火蔓延至眼底,仿佛最后的一点耐性都被燃烧殆尽,猛然用力扣紧王耀的手腕,往怀里一扯。

王耀还没有反应过来,只觉得一股强劲的力量从手腕传来,眼前一晃,就看到王嘉龙怒火中烧的脸无限放大,接着唇上一阵吃痛。眨眨眼,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耀也不知道哪里触到了眼前这个小魔王的逆鳞,竟发狂似的肆虐着自己的嘴唇,直到连自己都感觉到双唇被吮吸得红肿,对方才罢嘴。

而因为凑得很近,所以现在才发现,也不知从何时开始,少年已经和自己一般高,甚至比自己高那么一点点,样子也从稚嫩变得俊逸,处处散发着男性魅力。

诶,不对!现在才不是应该在想这种东西的时候吧!

“小……香……” 王耀艰难地稍稍拉开两人的距离,便刻不容缓地大口喘息着。丫的,这人力气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凶残了?

王嘉龙看着兄长被自己蹂躏得红肿的嘴唇,和因为缺氧而面红耳赤的样子,心下一痒,按捺不住自己再次吻了上去。【哔——】

啥?你问后来怎么样?

王耀当然不能再让他得逞啦!当即恼羞成怒,也不管人家身上还带着伤,直接一个过肩摔把王嘉龙摔在地上,然后自己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王嘉龙自己吃痛地坐在地上,看着兄长背影暗笑。

那后来王嘉龙又怎么样了呢?

啊……那个……一直躲在门外的王澳镜推了推眼镜,进来扶起了自己的二哥,然后一不小心又弄到了王嘉龙伤了的那只手。

后来的后来嘛……王嘉龙的手彻底被包成了猪蹄,并且再次被警告绝对不能使用手做一些奇怪的事情(就是【哔——】什么之类的),从此被人限制出门了。

评论(2)
热度(47)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