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缘。
是个变态。
一生悬命喜欢大野智

《妖神的命定》 序章

《妖神的命定》

☆主黄黑辅赤黑绿黑总之就是all黑

☆妖神设定

☆巨坑

☆人气高我就考虑一直连载下去


序章   命运的迴转


       暖洋洋的晨曦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在黑子脸庞。黑子挣扎着从睡梦中醒来,却突然感觉到有什么毛茸茸的东西轻扫过手边,接着脸颊上传来温热的舔舐感。黑子闭着眼摸索着那毛茸茸的物主,嘴里呢喃着:“呵呵……凉太,别闹……”


       可是被唤作凉太的却不理会黑子的要求,继续我行我素为所欲为着。


       无奈之下,黑子只好揉着眼睛,慢慢地从床上坐起来,被睡乱的头发不听话地翘起来,模样十分可爱。稍微缓了缓神,黑子低头看着趴在自己腿上的金色物体——一只蠢萌的大型金毛犬,抚了抚他柔顺的金色皮毛,数落道:“凉太,我都说了不可以这么做的(*舔黑子的脸),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呢?下次在这样我就锁门(*黑子的房门)了哦!”


       虽说是数落,语气却不强硬。可是凉太却像是听懂了似的,反应却很大,不仅发出一些听起来很可怜的呜咽声,而且还不停地用软软的肉呼呼的爪心扒拉着黑子的睡衣,一副被人抛弃的可怜模样。这样的表情突然让黑子回想起初次遇见凉太时,他就是被这样的表情打败然后心甘情愿地带流浪街头的它回家的,并取名为“黄濑凉太”。


       总而言之,黑子最受不了这样的表情了,明明是只大型犬,做起这种有卖萌性质的动作却毫无违和感,是自己太奇怪还是狗狗太奇葩……黑子默默地扭开头,不去看那只装可怜的狗。

 

      抓了抓凌乱的头发,黑子掀开被子下床准备去洗漱。在整理床褥的时候,突然发现一根金灿灿的头发,黑子以为是凉太掉下来的毛发,便没有再去留心。


       洗漱毕,黑子接到来自自家编辑的电话,大概就是让黑子再过一个小时到离这里不远的一间咖啡厅商量关于出书的事情,并且在结尾还不忘调戏黑子一番。


       黑子挂了电话,平复了一下被赤司恶趣味弄的面红耳赤的心情,在简单吃过早餐之后,也给自家的狗狗准备了充分的狗粮和水,就准备出发了。说来也奇怪,黑子似乎从来没有见过凉太进食的样子,因为总是在自己没有注意的时候,装狗粮的碗就空了,也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就被吃完了。


       出发之前,黑子叮嘱了凉太几句,也不管它其实是狗。


       去到咖啡馆的时候,离见面时间还有好一段时间,黑子轻车熟路地找靠窗的位置坐下,解下御风用的围巾,从包里拿出稿子再次核对内容。过了一会儿,门口挂着的风铃响起清脆的叮当声,黑子循声望去,一个身材笔挺身穿风衣的红发男子信步而来,经过时四周的女性纷纷低头窃语,露出少女般的娇羞。


       黑子默默感叹来人的魅力,知道对方已经瞧见了自己,站起身来点头示意:“赤司君,好久不见。”


       是了,来人叫赤司征十郎,是自己高中时期对自己帮助很大的学长,也是世界出了名的赤司集团的第一继承人,现在是为了锻炼自身而担任了自己的编辑一职。说白了,其实就是赤司完全放心不下这个自己从高中就看着的学弟,所以才会出任编辑。


      “好久不见,哲也。”赤司微微低头对黑子笑了一下,轻轻拉开椅子,脱下风衣放在椅背上,整理了一下衣袖和衣角便坐了下来。黑子见赤司坐下方才坐下。


       赤司看了看只放有一本书的桌子,了然地笑了笑,招手示意服务员过来。


      “两位是吗?请问需要些什么呢?”

 

      “一杯香草奶昔,一杯锡兰红茶。”服务员根本不需要把菜单拿出来,赤司就能熟练地报出各自喜好的饮品,可见赤司对彼此的熟悉程度是有多深。


      “谢谢赤司君。”黑子看出来赤司刚刚的笑实在揶揄自己的存在感,稍微赌气地加重了一下语气。可是赤司不以为意,反而觉得很有趣,自家学弟面瘫得实在厉害,让他露出不一样的表情是自己毕生乐趣,也就是黑子所说的恶趣味。


       接下来就是两人商讨关于黑子作品出书的问题了。在这个问题上,黑子是完全放心把事情全权交给赤司决定的,因为黑子深知赤司的能力有多强,他从来只做稳赚不赔的生意。黑子对赤司的计划完全没有异议,所以问题很快就解决了。


       问题解决了,接下来就是个人时间了。虽然黑子不是很担心家里独自一狗的凉太,不过还是想早一些回去。赤司看出黑子想要离开的心情,却不打算放人,难得一见就要这么浪费的话就不是赤司了。赤司的指尖轻轻摩挲着杯沿,猝不及防地对黑子说道:“难得休假,哲也陪我走一走吧。”


       然后接下来的时间,黑子只好陪着任性的学长愉悦地玩耍了一天,最后已经累到不想说话,还是赤司开车送回去的。


       在家门口拒绝了赤司要进门喝茶的要求,道别了赤司,黑子转身开门进入自己的公寓,刚进门,就被一个狼扑被推倒在地上。黑子本来就被折腾得累得不行,被这么狠狠的冲击一下,彻底无力瘫刀在地上,也完全不理会凉太比以往更甚的撒娇攻势。


       过了许久,似乎是感觉到黑子的疲惫,刚才还闹得欢腾的凉太静静地趴在黑子旁边,义务地充当暖炉给黑子取暖。黑子靠着凉太休息了一会儿,便艰难地起身去准备狗粮,然后自己也要好好地泡个澡。


       把自己洗的香喷喷暖呼呼的之后,黑子正打算窝在被子里看一会儿书,这时手机却响了起来。黑子奇怪谁这么晚还打电话来,翻开手机,发现来电的是自己的竹马绿间真太郎,黑子知道自己一向严谨的竹马不会无缘无故地打自己电话,赶紧接通了手机:“喂,绿间君?”


      “咳,黑子,晚上好。”手机的另一端传来与本人不符的温柔的嗓音。


      “晚上好,有什么事吗?”黑子觉得早些进入正题会比较省心一点,便直接了当地问了出来。


      “嗯,有事。”虽说这个男人一向正经,可是语气这么正式还是第一次,黑子不由得忐忑起来,可是对方接下来的发言却让自己差点被口水呛死,“明天你一定要带好我之前给你邮寄过去的幸运物。”黑子觉得,他很想掐死这个星座迷。


      “绿间君,你就因为这么点事情打我的电话吗……”黑子放下书,摁了摁有些发疼的太阳穴。


      “这可不是小事,这可是关系到你的性命的!我可不希望你出事情……”绿间一反常态地稍稍提高了自己的声音,他是真的在紧张着的,“黑子,听我的话,好好带着幸运物。现在也不早了,早点睡觉,晚安。”


      “嘟嘟嘟嘟……”


       好像察觉到自己反常的绿间很快就挂掉了电话,黑子还陷在刚才绿间不同寻常的态度中,困惑着。他的这个竹马别的不说,他要别人做的事情是一定有理由的,虽然觉得奇怪,黑子决定明天还是好好带着幸运物会比较好,比起倒霉的事,黑子更怕绿间妈妈似的唠叨。


       摸了摸快干透的头发,黑子把书放在床头,关灯准备睡下。


       夜晚漫长,黑子好像梦到了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冷汗涟涟。半梦半醒之间,黑子觉得有谁拥抱着自己,像是在驱赶噩梦似的,修长的手轻轻抚着自己的背,细碎的头发磨蹭着脸庞,柔柔的痒痒的,黑子渐渐舒展开紧皱的眉头,继续安睡。


       黑暗中,与黑子相拥的人用泛着金色的瞳孔凝视着黑子安详的睡脸,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黑子一觉睡到天亮,睁开眼睛,发现自家的狗狗又趴在自己身边睡觉,只是轻微的动作就惊醒了它。只见它那略带金色的眸子缓缓睁开,凝视着黑子,黑子突然觉得这个眼神似曾相识,但也只是笑笑没有理会。


       又是新的一天,黑子发现自己家里已经快要断粮了,不得不整装出去买粮食补充冰箱物资的匮乏。


       准备出门时,凉太一直骚扰着黑子,总觉得好像在阻止他出门似的。黑子以为它在闹脾气,数落了一番,在凉太直勾勾的视线下离开了家门。

   

       出门之后,黑子总觉得什么东西忘记带,思考了一番,才想起自己没有带幸运物,可是黑子又懒得折回原路,想想觉得算了。可是过了几分钟,黑子觉得自己毕生的错误就是总是无视绿间的叮嘱。


       在黑子准备过马路的时候,有一辆冲红灯的轿车失控地冲了过来,黑子被惊呆了。被撞的那一瞬间,黑子想的却是“绿间君的唠叨好烦人”的这样无关紧要的事。


       躺倒在地上,黑子感觉到血液在缓缓地流失,眼皮支撑不住地就要阖上。这时,黑子突然感觉到谁抱住了自己,渐渐冰冷的身体中有一股暖流在缓缓注入。

       

       黑子艰难地睁开眼睛,却也只是撕开了一条裂缝而已,透过缝隙,黑子看见一个有着一头金灿灿的头发的人正紧拥的着自己,接连不断的泪水滴落在自己的脸上,混入血液中。


       失去意识之前,黑子也只是下意识地对着拥抱着他的人微笑着,喃喃道:“……凉……太……”然后便彻底陷入休克状态。


——tbc——

又作死地挖了一个坑。。

这篇文是我去欧洲的时候,睡觉无聊想到的。

感觉挺萌的。

序章的话大概也猜的出来小凉太就是那只金毛了吧2333

这边初步设定是黄濑——犬神

赤司——总裁+黑子私人编辑

绿间——神社之子+阴阳师+黑子的竹马

青峰——警官+狼神

紫原——国际米其林厨师+赤司的属下

火神——警官+黑子的大学同学+阴阳眼

冰室、高尾、宫地、灰崎、玲央都是接下来会出场的人哦!

大概是这样,以后大家的设定可能会根据剧情更改。


评论(4)
热度(25)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