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SO】纸船

     「智くん,我现在还在看报告,你能等会儿再来找我吗?乖……」


       恋人忙碌的背影,桌上摊开了满满一桌的文件,毫不在意地回答着自己这句话的时候却是连头也没有回来过。


       想要告诉他「翔くん我给你画了一幅画哦~」,捏着还残留着铅笔碎屑的画册,止步于伸手可以触碰到的身后,最后还是默默地转身离开。


       什么时候我竟然要靠着回忆来描绘你的身影了呢?


 


       白色的素描纸上是用铅笔勾勒的一个穿着白衬衫和西服裤子的少年,站在校园天台边缘,仰望着天空,好看的背影,左上角是自己曾经被对方夸了无数次的好看的字体


       「翔くんへ」


       大概没办法给他了吧,翔くん很忙的嘛。


       想着想着,竟然有了想要落泪的感觉,被手腕蹭到的纸上,被晕开的笔迹糊成了一团,少年白色的衬衫上开始染上了灰色斑斑。


 


       我们就像是脆弱的,不堪一击的纸船。


 


      「大野智,你不要再喝了!」


       身边是拼命阻止着自己喝酒的亲友,细细的小尖嗓刺痛着自己的耳膜,试图掰开死死地抱着酒瓶的自己的手。


       「ふふふ……」


       被抢走东西后一无所有的自己,软软地靠在别人身上,自暴自弃地,闭着眼睛无力地笑着。


       「少发酒疯,我找翔さん接你回去算了。真是的……」


       听到恋人的名字,大概愣了几秒,然后差点笑得哭出来。


       也许是亲友根本就没有打算打电话,并没有掏出手机的手把自己揽在怀里,像是劝诱,可是又带着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さとぴ,既然不想回去,那就去我家吧。」


       「好哇~。」


       感觉到搂住自己的手收紧了,埋在别人怀里,苦涩地笑着。


 


       摇摇晃晃的纸船,孤零零地飘荡着,何时触礁了就好了呢。


 


       「智くん,ただいま。」


       看着风尘仆仆却依旧穿戴整齐的恋人,抱着膝盖靠在沙发上,平静地回了一句「おかえり」,手上的遥控器刚好转到了恋人的采访镜头。


       「请问櫻井部长这次中日经济……」


       淅淅沥沥的水声渐渐从卫生间传来,电视里的闪光灯就像在自己面前一样,咔嚓咔嚓的交错着白光,刺眼得只好闭上了眼睛。


       好累…… 


       不知何时水声停了下来,电视里也跳转了别的画面,迷迷糊糊地听到恋人呼唤自己的名字,轻柔地把自己抱回床上,抚着头发的手在触到脖子的时候顿住,像是逃离什么似的「啪嗒啪嗒」地离开了房间。


       倏地睁开双眼,茫然地盯着天花板许久,直到眼神里渐渐聚起光芒,勾起嘴角,合上眼睛,翻了个身继续睡。


 


       纸船快要触礁了吧。


 


       恋人开始频繁地回家,变得焦躁不安,而自己还是在他所防备不到的范围内为所欲为。


       终于在某一天,崩坏的恋人当着自己的面扫开了一桌的文件报告,狠狠地盯着自己,咬牙切齿地扣着自己的脖子,压着自己在平日里办公的桌子上。


       「さとし,永远不要妄图离开我。」


       恋人快乐而扭曲的表情就像是自己的救赎,卡在自己喉咙里的名字喊不出来,仿佛窒息,只能发出满足的喘息声。


 


       纸船随着波浪起伏着,逐渐地远离了石礁。


 


       乖巧地坐在正在办公的恋人身边画着什么,时不时抬头眯着眼对着恋人笑,晃着的脚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清脆的铃声。


 


       被浸湿的纸船渐渐地渐渐地,沉了下去……




END




并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评论(19)
热度(34)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