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all智/山组】只是等待不会有明天 03

玛丽苏设定!

剧情猜得到开头猜不到结尾(因为我也不知道!

还是老话,深坑深入,lo主脑子有洞,洞里有糖有屎有毒。

低产,欢迎催更。 

@樱井晓  ←简直催更小能手wwww





       “おじさん,你今天又迟到了诶~”

       坐在沙发上的二宫和也凉凉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大野智正在努力地换着衣服。

       ニノ的下一句话肯定又是扣工资了吧。

       可是二宫和也出乎意料的下一句却让大野智扣着纽扣的手顿了顿。

       “是跟什么重要的人吃饭去了吗?”

       大野智转过头来望着二宫和也,却是猝不及防地对上本以为在玩游戏的对方的眼睛,看不见平常眼里的戏谑,意有所指。

       “嗯……所以吃饭吃的比平时久一些。”

       老老实实地回答了,等了很久却没有得到回应,大野智正准备出门,听到身后传来二宫有些无奈的声音,闷闷的,像是被什么捂住似的。

       “他……那个人……对你来说是什……算了,没什么。话说,おじさん,你快去工作啦,下次再迟到就真的扣你的工资哦!”

       大野智扁了扁嘴,临走前回头看了一眼靠在沙发背上闭目养神的二宫和也,大野智心里在想今晚二宫怎么突然关心起自己和那个人的事情了。

 

       今晚相叶雅纪没有来,但是却嘱咐了二宫和也不要让大野智出台,所以大野智只是坐在中心的舞台上唱歌。

        干净的嗓音和美丽的身影吸引了无数目光,在后台注视着他二宫和也把这些麻烦一个个挡了回去,只是还是把送给大野智的酒全算进了他的名下。

        分心注意着台上专注唱歌的人,二宫和也刚把一个想要大野智作陪的大客户解决了,心里烦躁程度只想把相叶雅纪揍一顿再狠狠坑他一笔再坑一笔,看着这么多白花花的钱从眼前流走真的很心痛。

       正心烦着,裤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看到来电显示之后只觉得自己上辈子是不是欠了大野智几百万,所以这辈子才会这么折磨自己。

       “もしもし。あの、二宮和也さん?”

       电话对面传来却并不是主人的声音,透过听筒,隐隐约约听到“乒乒乓乓”的酒瓶的声音,二宫和也重重的拧了拧眉心。

       “すみません。因为我看到松本さん最近联系的人只有你所以……あ、我是松本さん的合作伙伴佐藤。あの、松本さん现在喝醉了,我不知道他的住址,所以想问一下……”

       二宫和也无奈地叹了口气,报出自己的店的地址,一边说麻烦了一边拜托对方好好照顾一下这个醉鬼。

       直觉告诉他一定是跟大野智有关,可是这两个人不是刚刚才共进晚餐了吗?

       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大野智的方向,身为松本润的好友,他应该帮他解决问题才对,可是既然自己隐瞒了这么久的大野智的行踪,就不打算暴露自己与大野智的关系。

       总不可能跟他说“因为不想把他让给你所以决定不告诉你”吧。

       二宫和也和大野智的相遇纯属巧合,如果不是不小心瞥见了松本润钱夹里的照片,二宫根本就没有把两个人联系起来。

       但与其说无心,不如说是刻意。

       他曾经听了一整晚松本润的胡话,拼凑出了一个与现在判若两人的大野智,漂亮而又完美的小哥哥简直是松本润的整个童年的美好的回忆,而不知道什么时候,这种憧憬变了质,带着哥哥把自己送走的不理解,感情逐渐扎根于心,别扭而热烈的,爱。

       自己也在松本润的描述中渐渐地对大野智这个人感兴趣,想要见到这个人的心情越来越强烈,但也因为松本润的原因背负着罪恶感。

        大概是这辈子积攒的好运气都用在了与这个人相遇,大野智稀里糊涂地闯进自己店里的时候,条件反射地留下了这个人,却没有想过后果。

       昏暗的灯光下,如此喧嚣的环境里,这个人还能够一尘不染地站在那里,这么独一无二的人,其实自己才是自欺欺人吧。

        二宫和也像是刺眼般眯了眯眼睛,心里做了一个决定。



       大野智回家的时顺路去了面包屋,松软的口感让大野智心情好的要飞起来。今天难得ニノ提早让自己走了,才能吃到平日里这个时候都打烊了的美味。

       说起来,今天ニノ好像哪里怪怪的,先是问了一些奇怪的问题,又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今晚明明没有人指名自己却还是多了很多业绩……离开的时候他好像焦急着让自己赶紧走还一副眉头紧皱的样子……

       但是直觉告诉大野智,不要去问为什么。

       就在大野智一脸愉悦地吃着甜甜圈的时候,手机冷不防地响了起来,为了报被吓到的仇,大野智决定捉弄一下经纪人。可当他接通电话,还没讲出一句话,就被对方的狂轰乱炸搞得头都昏了。

       “大野さん!你终于接电话了呀我打了好多电话诶为什么不接呢我差点都要报警了啊……你知不知道今天你没有到场松本さん整个脸顿时就黑了气场超级低的我可是冷了一晚上诶超怖えええ!!”

       “松……本さん?”

       “我的小祖宗啊你没有看我传给你的mail吗上面有设计师的介绍啊人家可是国际出名的设计师也对你也不看这方面的新闻哎哟我的天啊跟着你我真是寿命都要减去不少……”

       握着手机,还在对松本这个姓氏恍惚着,自带屏蔽噪音功能开启,完全无视着经纪人掏心掏肺的唠叨。

       有多少年没有见过潤ちゃん了呢?

       当初答应了松本实家不再过问任何关于潤ちゃん的消息,那之后过了多久了呢?只要能让他在优越的环境下成长,他做什么都可以,哪怕是以后不能再见到自己最疼爱的弟弟也无妨。自己真的没有后悔过吗?

       可是,后悔又怎样?没有未来的只有自己就够了。

       随便敷衍的应付了经纪人几句,答应了等过几天那个“松本さん”气消了之后再登门道歉,便挂了电话。

       原本的好心情消失殆净,挪着步伐回到了家,照常接了樱井翔的电话后,又对着画板发了会儿呆,还是决定早早地洗漱睡觉。

 

       大野智睡的安稳,可是其他人却不是这样。

 

       樱井翔把一沓厚厚的资料扔在桌上,发出沉重的响声,眉眼里是全是化不开的怒气,发狠地盯着资料上的几个人,修剪过得指甲仿佛要嵌入手心,生疼生疼,却比不上这种怕失去的心疼。

       樱井翔不阻止大野智与二宫和也和相叶雅纪的接触,是因为他有自信。可是对于松本润,他深知这个人对大野智的重要性,第一次尝到的危机感。

       年少的时候,因为经常进出大野家自然就与大野智熟络起来,某天兴起想去花园里找对方,却看到顶着弟弟身份的那个人偷偷地亲吻了躺在花丛中熟睡的少年,眼里满满的感情是樱井翔最熟悉的——

       快要溢出来的爱恋。

       那个时候清晰地认识到,如果不把这个人送离开大野智身边,自己才是永远没有机会的那一个。

       现在的我可不是以前那个只能看着你们牵着手,而我只能站在旁边的青涩少年了。

       “这个二宫和也,也许可以利用一下。”

---tbc---

16年结成快乐!

昨天在赶论文,所以没有写QWQ

感觉这文哪里怪怪的,大纲也废了,因为已经严重走歪了。

逻辑很有问题,有疑问请私我!

欢迎捉虫!

评论(16)
热度(48)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