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all智/山组】只是等待不会有明天 05

玛丽苏设定!


剧情神展开看到开头猜不到结尾(因为我也不晓得


深坑慎入!脑子有洞,洞里有糖有屎有毒!


低产!欢迎催更~




 @樱井晓  🐟  宝宝我终于更了!










    “大野さん、大丈夫ですが?”


    “あ、大丈夫です。”


    软软的笑着回应经纪人佐藤关心的话语,有点心虚地又揉了揉酸痛的腰部,大野智心里默默地把樱井翔骂了第125次,却又不经意想起昨夜里某人强硬的姿态,忽然觉得腰间被掐出青紫的地方火热了起来。


    “もう、恥ずかしい……”


    “诶?大野さん你刚刚说了什么吗?”


    “啊,什么都没有。”


    尴尬地把佐藤敷衍了过去,面颊上还是未褪尽的红晕。昨天晚上樱井翔出现得太及时,自己简直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明白自己是在他怀里的那一刻竟然觉得浑身一松,之后更是稀里糊涂地就随波逐流了,现在想想那样的自己实在是太羞耻了。


       等下!我怎么觉得我好像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诶,换了个新设计师,那之前那位松本さん呢?……因为日期迫在眉睫,是我私自请的,我还以为……好的……我会告诉大野さん的……放心,多余的话我一点都不会透露的……我明白了……嗯,好的。”


       回过神来的时候,佐藤好像在跟谁通话,看表情好像挺重要的通话?这么恭敬的样子?大概是上司吧……


       通话完毕之后,佐藤抓着电话一脸纠结地告诉大野智:


       “原本的设计师松本さん因为之前大野さん迟迟没有与他见面,觉得大野さん太失礼了就把这个工作推掉了。真是太任性了!怎么可以这样随意而为呢!不过换了的新的设计师也是一顶一的好,看资料似乎是松本さん的对手,不过长相一点也不逊色松本さん呢!……”


       佐藤表情转换太快,一会儿为大野智打抱不平,一会儿沉浸在新设计师美颜的欣喜下,大野智觉得有点哭笑不得。不过……


       太失礼了吗……


       看来登门道歉还是不可避免的啊……


       “まつもと……”


       大野智喃喃着,突然有点挂念自己任性又可爱的弟弟了呢。


 


       可是潤ちゃん他……大概不想原谅我了吧……


 


       毕竟是我把他“抛弃”了。


 




       拿着好不容易拿到的地址,大野智站在一个看上去就很高级的公寓前,低头看了看自己,放心的呼了口气。


       不知道为什么,佐藤さん就是不愿意给自己松本さん的地址,还说什么“别人都这么对他了这么没工作责任心的人有什么好道歉的不就是没吃一顿饭嘛至于解约么”……等诸如此类的话,神色闪躲,威逼利诱都不肯说出来,最后还是偷偷拜托出版社的其他人帮忙问的。


       忐忑地走进公寓大楼里,不安地随着管家进了电梯,看着不断跳动变幻的数字,大野智的心情慢慢地紧张了起来。


       万一松本さん根本不愿意开门见自己……


       唉,自己挖的坑,哭着也要跳进去。




       眨眼的时间,电梯已经到了所在楼层,管家在前面引路,敲门,直到开门之后见到本人,大野智从静音到行动模式像是经历了很漫长的一段时间。


       “果然是潤ちゃん啊……”


       看着眼前憔悴却仍然帅气的人,胡子拉渣,头发凌乱,即便过去了这么多年,大野智还是能够有自信的一眼就认出来,这就是当初他捧在手心里宠着的弟弟,大野……不,应该是松本潤。


       大野智其实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说“果然”,也许自己早有察觉吧,毕竟最近那个人焦躁得有些反常。


       松本润勉勉强强提起精神开门,就看见自己梦里面心心念念的人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眼前,这种心情不是一般的复杂。条件反射想关上门,却本大野智眼疾手快地用鞋子卡住了门缝,强硬地被闯入的家门。


       管家见气氛不对,稍微鞠了个躬便离开了。


       门关上的瞬间,公寓内又恢复了一片黑暗,大野智这才发现所有的窗帘都被拉了起来。想要去拉开窗帘,一抬脚便乒乒乓乓碰到了一堆酒瓶,大野智静默了几秒,小心地绕开遍布地板的酒瓶,走到落地窗边拉开窗帘。


       “唰——”


       被强光照射的眼睛渗出了泪水,大野智突然被人从后面整个人强行转过来,还没来得及抬头看对方的表情,就听见对方恶狠狠地掐着自己下颚说着:


       “哭什么哭!不要以为你哭了就能解决事情了!”


       大野智无法克制的往下掉的眼泪,让松本润慌了手脚,掐着下颚的手逐渐松了力气,向下划过脆弱的脖颈,感受到跳动的微弱的脉搏,慢慢地环住了大野智的肩膀,用早已成长得比对方高大的身躯拥住了对方瘦弱得过分的身板。


       明明该哭的该委屈的是我才对好吗……


 


       松本润想,自己果然是拿他没办法。


 


       当初得知自己要留在松本实家的时候,固执地认为自己是被兄さん抛弃了,不管自己怎么撒娇耍无赖甚至是胡搅蛮缠,最终还是避免不了被松本家收养的事实。被收养在叔叔家的自己,终日闷闷不乐,即便是松本家对待自己怎么好还是开心不起来。


       兄さん不要我了。


       我只在乎这一点,为什么他就是不明白呢?


       为什么他不懂我的心呢?


       不可原谅……


       然后,被当做松本家继承人的自己开始勤奋用功,努力获得长辈们的认可,然后出国深造,在家族允许的范围内当了设计师,再接着回国找他……


       在国外的时候,ニノ告诉自己关于他和樱井翔的事情,自己恨不得插上翅膀从国外飞回日本,找到他,告诉他还有我。


       结果,还是迟了一步。


       在ニノ的店里疯狂地灌着洋酒,仿佛这样就能在梦中看见年少时躺在花丛中的美好的少年,就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而不是咫尺天涯。


       自己在他心里究竟是什么呢?


       弟弟吗……


       也只能是弟弟啊……


       深夜里,烦躁地推开桌上所有的稿图,随意地发泄着怒气,关上所有的门窗,把自己封锁在公寓里,只有管家每到餐点送饭进来,像个囚犯一样,把自己困在这个不小的监牢里,没有上锁,却不想逃走。


       像是在等着某个人般。


 


       说着“不可原谅”的自己,其实不可原谅的是自己才对,那个当初不愿意回头看看,看看固执地站在雨里凝视着自己背影的兄さん的自己。


       可是自己就是如此狡猾,利用那个人对自己的愧疚和宠爱。


 


       “兄さん,我好想你……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我只有你了……只有你。”


 


       对,只要把他铐上枷锁,他就会待在我身边了。


       温柔地抚着哭累了的美好的睡颜,眼角还有残留的泪痕,轻轻吻去。


       走向明亮的落地窗前,看着底下川流不息的人们……还有一辆似乎按了暂停键的一样的轿车,松本润开心地笑了。




       我并没有办法阻止你牵着他的步伐,可是你却是没有办法阻止他自愿走向我的脚步。


---tbc---


我接受了阿晓的意见,润润强行登场www


这个坑不知道要填到啥时候才完。。


好累。。好想坑。。。越挖越大简直写不下去[手动再见]



评论(16)
热度(43)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