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SO】Devil(ABO)

ABO私设

*omega可以被二次标记,但是第二次标记的alpha必须比前一任alpha强大,二次标记后第一次的标记会消失

*无生子梗

*由于omega的稀有程度,社会地位普遍较高。

 

薰衣草花语:等待爱情

桔玫瑰:欲望

白色风信子:不敢表露的爱



本文有大篇幅H描写,完整版请走子博(太长所以分了上下)

密码提示:翔智两人的solo con名称(小写,共八码)



雷就关掉。





正文

     “大ちゃん……”

    对上相叶的担忧的眼神,大野虚弱地靠在沙发上喘着,不大的房间里充溢着风信子的信息素的味道,相叶急得团团转。

他不愿意再给大野吃抑制剂,作为医生,他有责任劝自己的患者以更好的方式照顾自己的身体。作为朋友,他心疼大野心疼得不得了。他不明白明明已经标记了对方,却还是每天朝三暮四,连自己爱人的发情期也顾不上了吗!

“潤ちゃん他过分了!每次都……!”

相叶又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大野有点哭笑不得,无力地拉了拉相叶的手,偏高的体温仿佛烫伤了指尖,相叶的五官都要挤在一起了。

“药……”

大野吃力地吐出一个字,已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虚汗布满了全身,不停躁动的欲望让他不自觉地想要攀附在相叶的身上。相叶最终还是放下了准备拨号的手机,一手揽着大野的肩膀,一手从口袋里掏出药剂,纠结地喂着大野吃下去。

看着渐渐平复睡去的大野,相叶爱怜地撩开湿黏在额间的碎发,他从未如此懊恼自己Beta的身份,如果自己是Alpha的话……

苦笑。

“当初如果知道你会变成这样,6年前我就应该阻止你跟松潤同居的,不然他也不会趁着喝醉,对你做出那样过分的事情。还有那个人……”

小心翼翼地给大野盖上薄薄的毯子,休息室里开足了冷气,悄悄从房间退出,相叶在外间的办公室里继续研究着伤害最小的抑制方法。

 

打开家里的灯,听到下面轿车绝尘而去的声音,又想到今天回来的路上,相叶唠唠叨叨地嘱咐,大野微微笑了笑。

歪倒在茶几旁,大野想,没有潤くん在的房子竟然有些冷清,明明平时都一直是自己经常孤零零地在家里,却还是没有习惯。

想到临走之前,松本紧张得快要哭出来的神情,大野垂眸微笑,摩挲着无名指上的简单却精致的戒指。

他觉得他可能真的要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表达是不是有错误,明明他的意思只是去船长的船上住一段时间、

振动,手机屏幕突然亮起——

「未读信息26条。」

「さとし,你有好好在家吗?潤」

「さとし,我还有两天就回去了。潤」

「さとし,回我电话。潤」

……

不外乎都是松本的短信,只有一条,让人在意的,刚发来的,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

「我好想你……」

    盯着陌生短信出神,手机又突然震动起来。

「さとぴ出来。ニノ」

“诶~”

抱怨的话还没说出口,那边又传来一封简讯。

「不准“诶”!赶紧给我出来!」

二宫尖细的声音仿佛就在耳边似的,大野乖乖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给松本回复了一条「不用担心」的简讯,就出去了。

到达了二宫所说的地点后,下了的士还有些茫然,就被早就在门口等候某个呆呆的令人担心的人的二宫拉进了酒店,直接进了VIP房间。

“过几天你就生日了,到时你肯定又是去钓鱼钓一整天了,趁你还没有晒成碳我还认得出你是谁,我们提前来庆祝一下生日。”

大野酒量本就不好,一醉就整个人软软乎乎的,像一只软绵绵的黑猫一样窝在二宫身边,黏黏糊糊的声线,不知道在呢喃着什么。

二宫的手拥着大野的腰际,在摸到抑制贴片的时候顿了一下,然后又仿佛没事人儿一样,按下了请勿打扰的灯,顺便把气味隔绝系统打开。看了看怀里的人,嘴里嘟囔着再熟悉不过的名字,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抬眼看向被打开的门。


(rou)


和松本润结婚,已经是在自己从实家离开6年之后的事情了。

 

樱井家作为地位显赫的一族,世代传下来的继承人都是Alpha,也不知道是基因强大还是什么,鲜少有生出Omega的。

在18岁觉醒以前,樱井家一直把长子大野智,哦不,应该是樱井智作为一个优秀的Alpha来培养,智也极为有天赋,让他学习的东西几乎是样样精通,除了书本知识。

而樱井智和樱井翔,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智的母亲在智小的时候就病逝了,父亲对母亲的痴情他一直看在眼里,父亲再娶的时候,曾经找他一起出去散步。

“并不是不爱,只是把她放在心里,好好珍藏一辈子。”

他也很开心父亲能够找到共度余生的人,并且那位也很爱自己的父亲。

过没多久,他就多了一个可爱的弟弟,樱井翔,比他小8岁。

作为樱井家的小少爷,樱井翔一出生就获得了所有人的宠爱,就连碰巧前来拜访做客的寺庙主持都认为小少爷天资聪颖,长大后必定器宇不凡,是个不可多得的好苗苗。听了这话的樱井俊,也就是家主,开心得直拍大腿,不仅请人重新修缮了寺庙,还大摆筵席。

对于这个白白嫩嫩的弟弟,智也是怎么看怎么喜欢。慢慢长大了,能睁开眼睛了,大大的眼珠滴溜溜地打转,好似在打量着这个陌生的世界,胖嘟嘟的脸颊,唇红齿白,煞是好看。

央求着阿姨把小弟弟让自己抱一抱,小心翼翼接过好像还在熟睡的宝宝,口水从未合上的小嘴巴中流出,湿黏了智的上衣。旁边的阿姨看见了,急忙想要从年纪小小却有点洁癖的智少爷手中抱回宝宝,却没想到小少爷倏地睁开了眼睛,水汪汪的大眼一个劲儿地瞧着其实长得特别漂亮的哥哥,小手揪着衣服就是不放手。

“没事。”

打从心底疼惜着这个弟弟,智看着弟弟挂着口水的可爱样子,笑了,周围颜色仿佛顿时显得逊色许多,樱井翔看着哥哥乐,自己也跟着“咿呀咿呀”地咧着嘴笑。

从那之后,家里的下人们经常看见很讨人喜欢的智少爷,每天捧着书跑到小少爷的房间去,美曰其名背书。但来寻他的管家却总是能看到,智少爷怀里窝着一个小团团,好奇地翻动着书页,时不时还把口水糊上去,而本人却已经熟睡的场景。

再后来,稍微长大一些了,樱井翔已经能够摇摇晃晃地跟上智的脚步了,院里的人经常能看见被打扮得像个女娃娃似的的小少爷,像个跟屁虫一样,智少爷走到哪,他就跟到哪。你担心他,不给他到处乱走他还发脾气,非得要智少爷亲自过来抱着亲亲才消停。

随着年龄的增长,周围的人渐渐发觉,小少爷对智少爷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从来不允许智少爷离开自己视线太久。为了方便,主母把樱井翔的房间安置在智的隔壁,智也为了能多陪陪每天嚷嚷着“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家没人陪我玩太孤独了”的任性的弟弟,接受了私人家庭教师的辅导,而不是选择上学。

放任的结果,只能是愈演愈烈。

为了让樱井翔老老实实地去读KEIO,智从答应每天放学接送到答应每天必须能让樱井翔随时随地联系到人。

直到14岁,樱井翔Alpha的体质觉醒了。

这也是智离开樱井家的时候。

智是17岁将近成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Omega的体质的,一直接受着Alpha教育的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世事难料。在身为Beta的好友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面前,第一次进入发情期,从那之后就只能靠着抑制剂隐瞒众人。

幸好发情期不算频繁,一年也就那么一两次。

当时的智看着躺在他膝盖上的樱井翔这么想着,兴许还能再陪陪大家。他想不到以后的路会多难走,毕竟Omega虽然稀少却仍然是弱势群体。然而对于悉心栽培他的族人,大概也只能辜负了。

18岁成人礼,樱井智卸下继承人身份,让位给其弟——樱井翔。

“反正我也一向对读书苦手嘛。爸爸,我没事的。”

那天晚上久违地又和父亲两人散步,看见父亲眼底里的关心,他也很感激父亲什么都没有提,就算知道自己是Omega还是一如往常对待自己,甚至还想方设法帮助相叶研发对身体伤害小的抑制剂。

樱井俊私下也没少给自己的儿子物色家世相当人品不错的Alpha。

只可惜都对不上眼。

樱井家的两位少爷还是如平常一样,只是小少爷忙碌的时间更多了,除了课业学习还有继承人需要学习的东西,通通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而智少爷则是比往常更加清闲,每天不是去钓鱼就是去钓鱼就是钓鱼,皮肤也黑了不少。某天晒成碳一样的人偷偷溜进院里,被樱井翔逮个正着,硬是被关在家里不准出去,知道把肤色变回来为止。

每天的高强压学习,让樱井翔越发清瘦。每每两人相伴入睡的时候,智总会心疼地抚着对方眼下的乌青许久,全然忘记自己之前特别抗拒对方想要一起睡觉的请求。

而对于樱井翔来说,智身上散发的淡淡的风信子的味道,是最舒心的存在。他根本没办法想象,倘若有一天,这个一直陪伴着自己的人,娶妻或娶夫生子,然后永远离开自己。

无法忍受。

尤其是他看见一直软软的,漂亮的小哥哥,趴伏在被褥上,潮红的脸颊,下体小幅度地不停蹭着床单,发出难耐的,好像猫叫的呻吟,满屋的风信子的香味悄悄从门缝逃出……

他终于知道他的欲望,从来只有这个人,而已。

没有去揭穿智对自己Omega身份的刻意隐瞒,只是日复一日地,黏在智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看着这个人淡然的样子,心里妄想着那甜甜的香味缠绕着自己会是怎样的一幅风景,想要狠狠地把他压进柔软的床垫里,操他。

樱井翔喑哑的嗓音,在谧静的黑暗中响起。

“さとし……”

惊醒。

智无措地捂着脸,他明明没有处在发情期,但是却……

梦见了自己的心爱的弟弟,深情的,亲吻着自己,仅仅是这种程度而已。

背德的罪恶感包裹住自己,智趁着樱井翔还没醒过来,轻轻地移开搭在他腰上的手,有些脚步错乱地进了洗漱间,没有留意到身后的人睁着眼,焦灼的视线。

之后,智开始避开樱井翔了。

对于这种反应,樱井翔却是乐见其成,暗喜着,依旧我行我素死皮赖脸地充当跟屁虫这一好角色,他知道对方拒绝不了自己。

然而,天平开始倾斜,平衡被打破。

樱井翔红着眼睛,把亲爱的哥哥,抓着头发,按进了床褥之间,顺着本能,膝盖顶在对方两腿间私密的地方,释放着桔玫瑰的信息素,逼迫对方进入发情期。


(rou)


没有标记。

樱井智离开了樱井家,从此随母姓,改名为大野智。

樱井家上上下下都不知为何受人尊敬的智少爷离开那天,背影看上去有些狼狈,除了当时还在迷药作用下熟睡的樱井翔。

 

“……”

睁开疲惫的双眼,模糊中有谁在旁边,拿着手机摆弄着,按键的声音不断,终于看清楚之后,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

感觉到身边的人醒了,樱井翔开心地笑了,随手把手机扔在地上,俯下身子,略长的刘海遮住了满溢着爱意的眼睛,温柔地吻了吻大野的额头。

“早安,我的兄さん。”

大野的眼睛里满是恐慌,他闻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属于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浓郁的,引诱人的,桔玫瑰的香味……

绝望地流下了眼泪。

樱井爱恋地吻去泪痕,堵住想要发出声音的喉咙,唇齿交缠。

 

床底下,手机屏幕闪烁着微弱的光。

上面显示的,是还没来得及删除的简讯——

「我等不及听你的答复了,我现在就回去。さとし,请永远留在我身边。潤」

 

--END--

就这样结束吧。

我编不下去了。

 

解释一下

山组是亲兄弟。翔一直以来就对智抱有想法,而智也对翔有些不同于兄弟感情的爱,翔上了智后,智无法面对自己内心的感情还有道德的谴责,就逃走了。

润智是已婚关系,两人在一起时因为润喝醉了强上了智。润虽然是个工作狂,然而却深爱智,智也同样爱着润。

 

这个脑洞是阿晓想的,我不背锅。

这文逻辑乱七八糟的,不关我事(喂

要打打这两只    

  @樱井晓   🐟 

  @菩提之  🐟 


评论(41)
热度(179)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