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缘。
是个变态。
一生悬命喜欢大野智

【SO】KISS U 20题(舞驾2x1)


❤话说在前面,甜哭你不是我的锅。

❤因为想发糖,所以花子妈妈还在,我希望一郎有个完满的家庭。

❤明明是30 20题然而而却越来越长。

 

 

1.

二郎看着上学回来,累了的,漂亮的一郎哥哥,胡乱丢下书包躺在玄关睡着了,乖巧地替哥哥把鞋子放好,偷偷亲了亲小哥哥水润润的嘴唇,

 

“おかえり,一郎兄さん。”

 

 

2.

不满的看着还小的三郎弟弟撒娇着,缠着已经有些困乏的一郎哥哥玩耍,而哥哥只是好脾气的亲了亲三郎的额头,乐呵呵地陪着三郎胡闹。

 

扯了扯哥哥的衣角,嘴巴撅得老高。

 

“二郎的嘴巴都可以挂衣服了。”

 

说着,啵了二郎一口。

 

心满意足地捂住嘴巴,像吃到糖果的开心样子,扑进一郎的怀里,得意地看着不解的三郎。

 

 

 

3.

花子妈妈喊着家里的四个小捣蛋吃饭,可是懒洋洋地窝在沙发上发呆的一郎,还有紧紧挨着他的四郎却不为所动。

 

安顿着淘气的三郎,花子妈妈打发二郎去叫他们两个。

 

像两个小老头似的。

 

二郎吐槽着,硬是从中间把两人挤开,不顾四郎细细的小奶音,还有未修剪的指甲抓破了胳膊,凑到一郎跟前。

 

一郎突然回头,嘴唇正对嘴唇,害羞得不行的二郎一溜烟儿地跑了,还不忘回头嘱咐该吃饭了。

 

 

 

4.

跟我们颜的浓度明显不一样的五郎,特别讨一郎哥哥的喜欢,每天都爱不释手地抱着,只要有空闲。

 

嘛,虽然两个小天使在一起是很萌啦……

 

默默地瞟到,一郎跟五郎玩着举高高,逗得五郎“咿咿呀呀”开心地笑着,小手一张,抱住了一郎的头,想要亲上去却摇摇晃晃地,口水糊了一郎一脸。

 

无声地抽了张纸巾擦了擦一郎脸上的口水,刚好对上一郎亮晶晶的眼睛,突然想起天上闪闪发亮的星星,伸手摸了摸,长长的睫毛扫过指腹,痒痒的。

 

收回轻握成拳的手,张开,吻了吻手心,

 

“希望我和一郎能够永远在一起。”

 

 

 

5.

“是二郎先撞到我的游戏机的!”

 

四郎嚷着尖细似女孩的稚音,泪眼汪汪地环着一郎的腰,控诉着二郎的“罪状”。

 

看着一向黏糊在一郎身边的四郎任性的举动,二郎憋红了眼睛,愣是一句话也不辩解,就这么直直地盯着一郎安慰四郎的动作。

 

最后还是咬着牙不吭声回了房间。

 

门随着二郎的动作发出剧烈的响动,一郎心疼地看向二郎离去的方向。

晚饭也不吃,一郎担心得不得了。

 

自知理亏,四郎夹起汉堡肉狠狠地咬了一口,瞪了一郎刚进去的房门一眼。

 

柔软的床垫陷下去一角,以为一郎坐在床头,二郎转过身子,却正好对上一郎的眼睛。

 

“唔……”

 

额头抵着额头,一郎对还在怔愣中的二郎笑了笑,

 

“二郎不饿吗?”

 

赌气。

 

“二郎最乖啦fufufu”

 

一郎像以前那样亲亲吻了吻二郎的额头,知道他对这个很是没辙。

 

果不其然,二郎红着脸抱着一郎的脖子,小幅度地点了点头,然后一郎像是得逞似的开心地拉着人出去吃饭去了。

 

 

 

6.

二郎放学后,刚进门,就看见哭的不行,眼睛像兔子眼睛似的红肿着,直觉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就看见了——

 

受伤的一郎,还软软地笑着,坐在地毯上,一边安抚着不安的三郎,旁边胡乱地放置着棒球手套。

 

随意地把书包甩在沙发上,二郎急急忙忙地找出医药箱,消毒,包扎。看着不浅的伤口,二郎按耐不住脾气,倏地转头想要教训三郎,却被一郎扯住了衣袖。

 

三郎被随后回到家的四郎五郎拉进了房间,隐约还能听见四郎小细嗓在问三郎原因。

 

看着包扎得漂亮的伤口,一郎“fufufu”地笑着,想要摸二郎的头却被他的眼神怔住,严肃又心疼的,还有些自责。

 

一郎什么话都讲不出了。

 

二郎看到一郎有些不安的表情,反过来揉了揉一郎柔顺的头发,

 

“不要再受伤了,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

 

学着以前花子妈妈的对自己做过的动作,低头在纱布上,嘴唇碰了碰。

 

一郎看着他,眼神动了动,小小地应了一声。

 

“好。”

 

 

 

7.

二郎升上中一的时候,一郎刚好也升上高一。初等部和高等部还是有一段距离的,可就算这样,一郎和二郎还是每天一起上下放学。

 

那个时候的二郎还在同龄人中算是个子娇小的,大大的眼睛像斑比一样,特别招女孩子喜欢,男生也喜欢调戏他的个子,以致于二郎开始每天逼自己喝讨厌的牛奶好几杯。

 

而已经到高一的一郎则与他相反,不算高但也不矮的个头,有着男女老少都喜欢的精致的面容,留着半长的头发,不苟言笑的高冷女王气质吸引了一大票迷妹迷弟。

 

然后二郎的年级里就以他的班级为圆心迅速传开了——一年A班的舞驾二郎每天都有一个超级漂亮的美人在校门口和他一起回家。

 

至于那个美人是男的女的就很多种说法了。

 

二郎某天不小心听到了高年级的女前辈们在小声讨论关于舞驾二郎……的哥哥舞驾一郎的事情,气的脸都憋红了。

 

“什么告白啊!一郎兄さん是我的好不好!这群外貌协会的女人!都不了解一郎兄さん就说喜欢什么的……”

 

我都还没!……

 

二郎突然停住了脚步,脸红红地呆愣在原地。

 

“我都还没……什么?”

 

萌动的青春期,二郎想起常常一起睡觉的,自己香香软软的哥哥,只有自己最了解的一郎……自己曾经半夜偷偷亲吻过的,那两片总是微微嘟起的嘴唇,的那个人。

 

最喜欢的人。

 

明白过来的二郎,不顾周围人奇怪的视线,捂着脸蹲在地上,偷偷笑着。

 

 

 

8.

升上中三的时候,对于想要考上重点高中的学生来说,重要的时期,曾经那个乖巧可爱的二郎,开始变得叛逆,染着金发,打了耳洞,戴上脐环,谁讲话都不管用,花子妈妈很烦恼。

 

高中提早放学,一郎告别了想要送他回家的影山同学,跑到了初中部等,最近很令人担心的二郎。

 

长相柔美雌雄莫辨的一郎并不自知自己的有名程度,在校门口等人的姿态,吸引了众多蠢蠢欲动的少女和少男。

 

二郎气不打一处来。

 

拉着一郎,跑着,拐进一处小巷子,把人推到墙上,抵住。

 

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比一郎高大强壮的身材,二郎低头看着回过神来眼神闪躲的人,狠狠地吻了上去。

 

无法抗拒的一郎,只好被迫仰头接受亲吻,布满红霞的脸,被唾液湿润了有些红肿的嘴唇,二郎忍不住又嘬了一口。

 

满意地把害羞的人搂在怀里。

 

 

 

9.

二郎做了个春梦。

 

梦见自己强吻了最爱的哥哥,把人抵在墙上,做了。

 

“唉……”

 

 

 

10.

一直黏着一郎的四郎,注意到了,二郎和一郎之间,微妙的变化。

 

叛逆期才持续一段时间,就突然中断,换回了以前的发型,耳环脐环都收进了抽屉,参加了精英补习班,放学之后再去高中部把沉浸在画画中的一郎接回家。

 

这两个人,一定是背着我们做了什么!不对!一定是二郎背着我们对一郎做了什么!

 

四郎晚上偷偷起了身子,偷看还亮着灯的二郎的房间——

书桌前,二郎把娇小的一郎抱在怀里,一点一点亲着额头,眼睛,鼻子,嘴……

 

四郎猛地收回了头。

 

二郎……看见自己了吧……却不停下来呢……

 

沉默地回到了房间,放轻了动作却还是吵醒了浅眠的弟弟,淡定地回了一句“刚厕所回来”,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想,

 

“二郎果然对一郎是抱着这种感情的。”

 

用鼻子哼了一下,

 

才不会把一郎让给你呢!

 

 

11.

为了庆祝一郎升上大学二郎升上高中,舞驾家难得的,全家人一起外出吃饭。

 

太郎爸爸高兴喝多了几杯,醉醺醺的,向花子妈妈撒娇着,跟平时严肃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二郎坐在一郎身边,无人察觉的桌下,两人的手紧紧牵着。

 

一郎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太高兴了。

 

跟靠着画画直升的自己不同,二郎拒绝了保送坚持了考试,以比预期还要好的成绩,成为了庆应的榜首。

 

自豪。

 

有这么一个弟弟。

 

这么一个恋人……

 

“兄さん。”

 

突然听到二郎呼唤自己的声音,一郎停下与蛋糕作斗争的叉子,转头望向了旁边,疑惑的双眼盈满了水光闪啊闪。

 

二郎宠溺地笑了笑,侧过身去,拿起桌上放置的毛巾轻轻擦去了一郎嘴角的奶油。

 

两人紧握的手丝毫未分离,二郎捏了捏一郎手心,嘴角还带着一抹笑,伸出舌头舔了舔唇畔。

 

一郎猛的用指甲挠了挠二郎的手掌边,偷偷红了耳尖。

 

如果放在平时,二郎兄应该会直接舔掉吧。——来自于对面巴不得带上眼镜的五郎的内心。

 

 

 

12.

“我跟你们说我跟你们说!二郎他啊!有!女生跟他告白……哎呀,四郎你为什么踢我?!”

 

三郎被依在一郎旁边玩游戏的四郎突然袭击,疼的哇哇大叫,一郎却没有心思去管他们。

 

告白……女生呢……

 

胡思乱想才一会儿,一郎就被四郎扰乱了思绪,被肉肉的汉堡手捏着脸,好脾气地笑着,掌机屏幕上显示的是大大的game over字样。

 

晚饭的时候二郎和三郎都受到了来自四郎和被拉下水的五郎的暴击,一郎只是心不在焉地在一旁看着。

 

摆脱了两个小恶魔弟弟的围攻,趁着四郎和五郎分别压着三郎的背和腿挠痒痒的时候,二郎气喘吁吁地一把牵起一郎的手,就冲回了自己房间。

 

人家一郎心情还低落着呢,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人拖走了,踉踉跄跄地跟上脚步,刚进门就被人用力抱住。

 

条件反射要挣开,却被人更用力地抱住了,对方略长的头发扫过自己的耳根,痒痒的,一郎顿时也没了脾气,任人抱着。

 

“一郎……我拒绝了。”

 

闷闷的声音从肩上传来,二郎拉开两人的距离,亮晶晶的大眼睛直溜溜地注视着一郎,委屈得像只被人抛弃的狗狗。

 

“我知道……”

 

我知道哦,二郎不会离开我的这件事。

 

笑着,一郎踮起脚尖送上了自己的吻。

 

我也不会离开你的。

 

 

13.

周末,花子妈妈决定给家里来一次大扫除,一二三四五郎包括太郎爸爸都被轰去整理自己堆起来的杂物。

 

“呐呐,这个不是我们以前画的藏宝图吗?”

 

三郎手上拿着的,泛黄的,有着五人涂鸦的纸,上面画的是通往五人的秘密基地的路线,歪歪斜斜的。

 

“一看就知道是二郎画的。”

 

四郎毫不留情地吐槽,躲在了一郎身后,看着佯怒的二郎嗤嗤地笑着。

 

“我记得是我和四郎小二的时候的事了吧。”

 

五郎伸过头去看,没有碰那张抖一抖就是灰尘的纸。

 

“一郎兄ちゃん,我们一起去吧!”

 

忽闪的杏眼,一郎拗不过三郎克制不住的兴奋,答应了。带着四个弟弟偷偷避开花子妈妈揪着太郎爸爸耳朵的场景,溜出了家门,走向离家不远的小树林。

 

年下的三个弟弟发挥了撒娇的特技,该搂搂该抱抱该牵牵,结果变成了一郎左右手各拉着一个,后面衣服还揪着一个的状况,只有二郎很寂寞地跟在后面,手上拎着小铲子。

 

一郎慢下来了脚步,想要回头看看二郎,却被一手还抓着掌机的四郎捏了一把屁股,推了推一郎示意继续往前走,末了还不着痕迹地撇了二郎一眼,有点虚。

 

二郎的怨气还没具象化,一行人已经到了目的地,一郎趁着三个弟弟商量着谁来挖的问题,悄悄走到二郎身边牵起他的指尖,晃了晃。

 

二郎顿时被一郎的撒娇哄开心了。

 

正想反手拉住一郎,却被五郎还没开始变声的小奶音打断。

 

“一郎兄,过来挖啦!”

 

然后一郎就被三郎扯走了。

 

二郎看着两个小恶魔冲他微笑,汗毛都要竖起来了,郁闷地想着自己哪里得罪两位小祖宗。

 

不过他没有纠结多久,就被三郎欢呼的叫声打断了, 原来是箱子被挖出来了。

 

 四郎嫌弃地捡起箱子里一副隐约看得出来画了个人的纸,上面的落款不用猜也知道是谁,舞驾家第一画伯先生。

 

一郎接过画,fufufu地笑着,亮晶晶的眼睛格外好看,二郎就现在身边,一时心动,香了一郎脸颊一口。

 

正好被三郎看见,夸张地哇哇大叫着,然后二郎又被三个弟弟夹攻了,一郎在旁边看得开心,手上的画被小心翼翼地折回放好。

 

上面是,9岁的二郎所画的,12岁的漂亮的小哥哥。

 

自己一直最喜欢的小哥哥。

 

这就是我的宝藏。

 

 

 

14.

高三下学期,是应考生最辛苦也最为重要的时期。

 

二郎为了专心应对考试,跟老师申请了在图书馆自主复习。每日早起晚睡,据三郎的情报,很辛苦。

 

一郎完成了这段时间的作业,就立刻从大学跑回高中去,手上还提着二郎最爱吃的点心。在问过老师之后,便去了图书馆。

 

上课时间图书馆几乎没有人光临,所以一郎一眼就看到了,二郎认真看书做笔记的身姿。

 

怪不得有句话说“认真地男人最迷人”呢~

 

一郎突然起了恶作剧的心,想要偷偷从二郎身后伸手捂住对方的眼睛,手还没摸到脸呢,就被人抓住了手腕,一阵天旋地转,一郎就变成了坐在二郎膝盖上的姿势。

 

“啊!点心!”

 

一郎还在担心点心是不是倒了,就被人紧紧地抱住了。

 

看着埋在自己胸口的头顶,细软的头发被阳光照得透亮,一郎默默地伸长了手把点心放在桌上,然后反手搂住了这个变瘦的人,心疼不言而喻。

 

良久,一郎低头吻了吻柔顺的发间,正好对上二郎抬起的眼睛,原本清澈的大眼睛里布满了疲惫的红丝,一郎看得眼圈泛红,纤细的双手覆上对方的眼睛,纤长的睫毛扫过手心,痒痒的。

 

“二郎……有好好休息吗?”

 

“现在就在充电哦!”

 

二郎拉下一郎温热的手掌,放在嘴边,在手心落下一个炙热的吻。

 

 

 

15.

卒业式。

 

把西式校服穿得笔挺的二郎,站在盛开的樱花树下,本就十分好看的人被映衬得愈发英俊,站在人群中,微笑着接受着众人的祝贺。

 

一郎急匆匆地从学校赶回来,在画室里穿的服饰还没脱下来,衣服上还沾着五颜六色的颜料,手上捧着一大束红色玫瑰,再加上因为许久未钓鱼而白回来的皮肤,有些阴柔却俊俏得不行的面容,在人群中分外显眼。

 

二郎在一郎刚踏进他视野范围的时候,就发现他了。周围隐隐骚动的女生让他心生烦躁,却还是好脾气的对周围的人说着抱歉,然后拨开阻隔在前面的人群,跑向那个人。

 

一郎看到二郎跑过来的身影,眼睛一下子就亮了,笑起来的样子连樱花都逊色了许多。

 

二郎眼里只有那个人的存在。

 

“一郎,你怎么回来了?”

 

本来一郎说没办法过来二郎还伤心了好久。

 

“fufufu,二郎的卒业式我就算逃课也要来啦!”

 

二郎温柔地看着自己的哥哥恋人沐浴在阳光下,情动地抬手蹭了蹭不小心沾在脸上的颜料,摩挲着柔和的脸部线条,笑着。

 

仅仅是笑着,就让一郎对着二郎的模样出了神。

 

身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二郎突然牵起一郎的手就跑了起来,一郎手上还吃力地抱着大束的玫瑰,二郎见状用另一只手把花抱在自己怀里,两人紧握的手从未分离。

 

直到跑到了安静无人的学生会办公室,两人才停下,扶着膝盖喘着气,相视一笑。

 

二郎一把把一郎揽在怀里,终于做了刚一见面就想做的事情,微微低头吻了上去,汲取着对方口腔里的氧气。

 

一郎顺从的搂住了二郎的脖子,踮起脚尖回应深情的吻。

 

良久,两人都要喘不过气来的时候,才愿意拉开一点距离。额头抵着额头,一郎眼尾细长而上扬,眼里像是蕴含着光,水汪汪的甚是好看。

 

“卒業おめでとう……”

 

一郎主动附上了嘴唇,还未完的话尾消隐于两人唇齿间。

 

花束被好好地放置在桌上,绽放着属于自己的美丽,旁边一颗制服纽扣静静地躺着。

 

“我也爱你。”

 

33朵玫瑰的花语是——我爱你。

 

 

 

16.

以高出许多的偏差值毫无悬念地进入了和一郎同一所大学,二郎发挥了优等生的本领,入校没多久就被破格收进学生会里,周围的人常常会善意地调戏他是下一届的学生会会长。

 

是不是学生会会长二郎倒无所谓,看他们给出的所谓的“很困难”的考验,对二郎来说却是以公谋私的好机会。

 

“舞驾くん,既然你跟“传说中的师匠”同一个姓氏,证明你们是天赐的缘分啊!那这个考验一定难不倒你,加油!”

 

二郎只想吐槽,你们不觉得我们的名字也很相近吗?

 

也对,如果不刻意提起,相貌上就有差别的两人,根本没有人会发现是兄弟,还是没有血缘的兄弟。

 

不如说他很感激自己的生母有花子妈妈这样一个好朋友,可以托付自己最宝贝的儿子。二郎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幸运的事就是长在舞驾家,还有一个可爱得不得了的哥哥做自己的恋人啊有没有!

 

在去美术部的路上,都会看见走廊两边悬挂的精美的画作,还有聚集在画作旁的三三两两的女生或男生。偶尔还能看见有女生在低声细语递情书的事,本来二郎还能很平常地无视,因为他见惯了女生准备递情书的模样,但是看见那些女生都是去往同一个地方之后立刻就不淡定了。

 

他从来都不知道一郎的受欢迎程度与他口中表达出来的是有多么大的差别!

 

成群结队的女生聚在美术部的门外,被同属于美术部的人不耐烦地驱赶着,却因为对方大部分是女生,所以也不敢怎么动手,结果还是变成了两边的人僵持在门口的状态。

 

二郎好不容易从人群中挤过去,还百般讨好了像门神一样矗在门边的据说叫“影山”的人,直到说出自己是一郎弟弟才给进去。

 

“什么啊,那个叫影山的……”

 

一郎软软地解释这是跟他从幼儿园就同班的好朋友,二郎还是生闷气。

 

那个人,绝对不是什么好鸟!一郎太单纯了啦!

 

这种话二郎不敢讲出来,怕一郎会不开心。只好从身后拥住了一郎正在画画的身子,下巴靠在对方肩上,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

 

一郎估摸着二郎大约是吃醋了,放下了画笔,转过身捧住了二郎的脸庞,直直地盯着二郎委屈的眼神,“啵”地亲了一口,摸了摸对方的头顶,就想回过身去继续画画。

 

二郎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宽大的掌心扣住一郎后颈就吻了上去,舌头蛮狠地撬开牙齿钻了进去。一郎拒绝不了只能扶着二郎的肩膀,接受这个酸溜溜的吻。

 

一郎被亲得迷迷糊糊的,答应了二郎什么他也不记得了,只是看着二郎满足地舔了舔嘴唇,愉悦地从影山身边走出去。

 

影山在身边唠叨着什么本来就很忙还要答应学生会做这做那不是累了自己吗,一郎无所谓地耸耸肩,埋头画画。

 

反正我家二郎开心就好。

 

 

17.

一郎毕业的时候,为了避免迷妹迷弟太多的情况,只是在颁毕业证书的出现了一会儿,然后就被家里的四个弟弟护送回了画室。

 

画室里聚集了所有最亲近的人,大家都在真心地替一郎毕业而高兴着。太郎爸爸更是激动得有些哽咽,花子妈妈的欣慰地笑着抱着一郎,四个弟弟都在旁边开心地看着,老师和朋友们的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一郎觉得这一刻是多么珍贵,握着二郎的手无意识地加大了力度,二郎也稍稍使力回握了一下,哭笑不得地抬手拭去一郎因为欣喜而流下的眼泪。

 

顺利地毕业,还因为老师的推荐而提前找到了工作,有一直陪伴自己的家人,还有最爱的恋人,一郎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

 

也不知道四郎和五郎使了什么招,画室里只剩下一郎和二郎两人。

 

二郎捧着一郎的脸庞,像是对待什么珍贵的宝物一样,指腹轻柔地抹去顺着脸颊滑落的泪水,然后,轻轻地,在湿润的眼角落下一个吻。

 

“小花猫,别哭了,哭得我都心疼了。”

 

二郎好听低沉的声音,在耳边温柔地响起。

 

一郎听完哭得更加厉害了。

 

二郎好笑地把人搂在怀里,任人把鼻涕眼泪都蹭在衣服上,抬手一下一下柔柔地拍着对方的脊背,哄小孩儿似的。

 

静谧的画室,墙上挂着一幅巨型的画作,画上可爱精巧的小孩手上拿着画着奇怪小人的纸张,眼神里是满满的自豪,像是在给谁炫耀手中的画一样,幸福满满,惟妙惟肖。

 

题目,《我的宝藏》。

 

落款,舞驾一郎。

 

 

 

18.

就算毕业了,一郎的名声在学校还是响当当的。

 

现任学生会会长舞驾二郎,以权谋私,名为“贿赂”实为约会,邀请了“传说中的师匠”共品咖啡,商讨学园祭的画报绘画问题。

 

已经是著名画家助理的一郎,平常的日程也是排不出一丝空档,二郎还是拜托了一郎的老师才能够安排出一郎空闲的时间。

 

二郎看着一郎眼睛底下淡淡的乌青,心疼得不得了。

 

一郎明白二郎的良苦用心,乖乖地捧着热牛奶一小口一小口的嘬着,喝下一口后伸出舌尖舔嘴唇的习惯还是没有变,二郎觉得自己有点不妙,赶紧喝口咖啡冷静冷静。

 

才喝一口咖啡的时间,二郎抬头就发现一郎一点一点的头,像钓鱼似的,赶紧放下咖啡坐到一郎旁边,刚好接住了一郎倾斜的身子。

 

两人坐的位置是咖啡厅里比较僻静的卡座,没什么人经过。

 

幸亏坐在这里,不用担心嘈杂的问题。

 

二郎小心翼翼地把一郎的放倒在膝盖上,又按服务铃招呼侍应生拿来毛毯给一郎盖上,温柔细心的样子若是让迷恋他的女生看见,一定艳羡得不得了。

 

咖啡厅里流淌着流水般的钢琴曲。

 

二郎拨了拨散乱的头发,指尖慢慢地描绘着熟睡的人的眉眼,眼神快要柔得化成水,拇指抚着无意识嘟起的唇畔,偷偷吻了上去。

 

一郎像是被困扰般动了动,二郎手脚无措地连忙护着不让一郎从膝盖上掉下去,没有看见,一郎悄悄弯起的嘴角。

 

 

 

19.

一郎从实家搬出去住的决定,惊倒了舞驾家的一片。

 

“诶!为什么啊!一郎兄ちゃん为什么啊!”——舞驾·十万个为什么·三郎。

 

“搬什么搬!搬出去了谁给我欺负啊!”——舞驾·蛮不讲理小尖嗓·四郎

 

“你会做饭吗?你觉得你照顾得了你自己?”——舞驾·唠叨式嘲讽·五郎

 

至于太郎爸爸和花子妈妈自然是支持的。

 

你问二郎?

 

“一郎要搬出去的事情没有跟我商量过呢……”

 

一郎看着死死赖在自己床上的人,像是早就料到的样子,也跟着爬上了床,躺在二郎旁边,牵起对方的手。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不开心的嘛。”

 

一郎晃了晃两人牵紧的手,二郎向来对一郎的撒娇没辙,赶紧哼了哼鼻子,表示自己还在生气。没想到,一郎反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只见一郎翻身坐在二郎腰上,从口袋里拿出两把钥匙,冲着二郎摆了摆手。

 

“所以这是你的钥匙。”

 

二郎直直地盯着一郎的动作,两把钥匙上都扣着一只可爱的小鱼,一只红色的,一只蓝色的。突然扣住一郎的腰,反过来把人压在柔软的床垫中,十指交扣的同时,连同着两把钥匙一齐握在手心。

 

亲吻,顺理成章。

 

 

 

20.

二郎为了追赶上一郎,还没毕业就已经在大型公司里实习,一毕业就进入公司成为了正式职员,令周围的同学都羡慕不已。

 

“这也是说明二郎有才能呀!”

 

一郎侧躺在床上,注视着二郎仿佛熠熠生辉的双眼,眼里满是少年的意气风发,一郎发自内心地自豪着。

 

“嗯~才能~”

 

正经了没有半分钟,二郎邪笑着重复了一郎的话,在一郎反应过来要逃的时候狠狠扑住了对方,压制着对方的手脚,陷在宽大柔软的床中。

 

二郎深情地望着一郎没有丝毫变化的面容,一个个温柔地吻落在身下,从额头到鼻尖,再到嘴唇,下巴,锁骨,肚脐……一郎感觉自己被二郎用精心编织的网抓住,困在网中,不可自拔。

 

二郎沉下身子的同时,在一郎耳边轻声道——

 

“以后就让我来照顾你吧。”

 

“你只要安心地在我身旁笑着就好。”

 

“我们结婚吧。”

 

温柔地动作,一郎紧紧地抱住身上的人。

 

“好。”

 

两人的无名指上都闪耀着,名为幸福的戒指。

 

 

——END——

甜吧!

强行结了个尾(因为脑洞没有充值

 


评论(8)
热度(181)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