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天然】那一天

爱死这种学长学弟的设定了,天然糖甜得飞起

半途失蹤:

    - @夏紀ちゃん gn的點文


    -學長學弟好可愛的結果我的手嗚嗚嗚嗚(痛哭


    




    籃球部的集訓讓相葉雅紀整日泡在蟬鳴中,頂上的熱辣陽光將他的臉曬得通紅,卻還是在哨音響起時動起腳步,直到教練喊了休息才抱著籃球坐到一旁的樹蔭下。


    相葉抱著冰涼的水瓶隨意地在球面打著節拍,等等回家路上要去買最新的連載月刊,他一邊想著的同時不小心將球給拍了出去,順著力道滾走的籃球一下子就卡進一旁的樹叢裡,好不容易鑽進那片樹叢卻怎麼也找不到那抹深橘顏色。


    糟糕了,一定會被教練訓一頓,相葉喃喃自語的靠在一旁的牆面,側過頭才發現旁邊是一整排連著的窗戶。他好奇的探向玻璃窗看了進去,幾個雕塑石像和畫架一樣的東西整齊地擺放在空教室的後頭,而離自己五步的距離坐著一個正撐著頭的人。


    面前擺著畫布,大概是美術部的人吧,相葉忍不住蹲下身,只露出一對眼睛盯著那人看,他挪動腳步才終於看見對方的長相。


    也長得太好看了......相葉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再次確認了對方和自己的制服款式是一樣的,也就是說長得這麼好看的人是男的沒錯。


    他有些難過的搖了搖頭,要是這樣漂亮的人是女孩子就好了啊...他就可以製造一次浪漫的邂逅,搭訕的語句應該像是電視上演的那樣,要狀似憂鬱的擰起眉頭說──


    「......你好?」


    「哇啊!」相葉往後跌坐下去,他沒想到在自己胡思亂想的時候對方已經站到自己面前,還打開窗子一臉疑惑的打了招呼。


    對方的領帶顏色和自己的不同,是屬最高年級的深藍色調,相葉急忙的站起身問:「先...先輩......?」


    「啊...是學弟嗎?」那人看著相葉身上的領帶伸出手說:「大野。」


    「相、相葉......」


    「相葉ちゃん在練習嗎?身上好多汗。」


    「糟了!」相葉終於想起自己是來撿球的,他慌張地往後看了眼,沒想到大野的笑聲從後頭漫了開來。


    左邊,趴下去看。


    大野撐著頭趴在窗邊說道:「籃球部的相葉ちゃん,很高興認識你。」


    「我、我也是!」


    少年捧著籃球笑得就像過分燦爛的太陽,他賣力的點頭,和眼前的人默契地彎起嘴角。




    年齡差距被一次次的相視而笑磨得乾淨,不過幾個月的時間相葉已經養成在訓練後從窗外翻進教室的習慣,悄悄坐在大野的後面不發出任何聲音,等到眼皮重得快要合起來時被大野拍了拍頭問要一起回家嗎。


    回家方向是一樣的,相葉開心的哼著歌跟在大野的身旁,他肩上的包被甩得喀拉作響,一路敲著同樣的節奏。大野總在兩人分離的巷口說明天見,然後接著未完的歌繼續哼唱。


    伴著夕陽剛好的歌曲是大野推薦給相葉的,只有單純的吉他伴奏的版本成了相葉的愛曲,在上學途中反覆撥放,放課後繼續纏著大野唱。




    「為什麼大ちゃん會畫畫又會唱歌呢?」


    大野坐在窗前拿著素描本晃著腿,他偏過頭哼笑出聲,沒有回答相葉的問題。


    冬天來得突然,大野還未盡情享受窗外的金黃顏色時初雪便飄落眼前,他搓著露在袖口外的手指,一旁的相葉安靜的趴在桌面上,玩弄著毛線衣掉下來的線頭。


    「籃球呢?」


    「今天停練。」相葉將手上的白色線條揉成球說:「要是每次都停練就好......」他把話埋進雙臂中,讓大野疑惑的嗯了聲。


    他趕緊揮手說沒事,把側臉壓在手臂上看大野快速的動著鉛筆。


    專注起來就會不自覺噘起嘴,相葉不禁覺得這樣的大野有些可愛,正要開口的時候鐘聲卻響了起來。


    「時間過得好快......」大野把手上的本子收進書包裡,轉過頭喚了相葉的名。


    回家嗎?


    大野的手腕被抓了起來,相葉不說一句的扯著大野走上頂樓,而後者則是沉默的任由對方牽著。


    放在手腕的手最後成了雙手交握,在打開鏽得厲害的鐵門時也沒有放開。相葉喘著氣走向前,他張開另一隻手激動得比劃,對著大野說:「今天在這裡看夕陽吧?」


    大野點了點頭,他的手又被握得更緊了些,甚至已經感到有些疼痛,但他並不打算開口提醒對方,眼前的景色美得讓人一時間忘了如何言語。


    早就想要跟大ちゃん一起上來看看了。相葉這麼說著的時候把自己脖子上的圍巾拿了下來,接著繞上大野縮著的脖頸,「和你的畫一樣美好。」


    他開心的晃著手才發現忘記放開大野,急忙的彎下腰道歉,相葉低下頭不敢看站在自己身旁的人。


    「很漂亮......」大野把圍巾的另一端放回相葉的脖子,慎重的繞了個圈,「著涼就不好了。」


    「啊......」相葉抬起頭對上對方瞇起的眼尾,才放心的舒了口氣。


    「相葉ちゃん的手很溫暖,謝謝。」


    「嗯、嗯......沒什麼......」


    相葉抓亂了他的頭髮,在看見大野專注的望向遠方時把想說的話吞了回去。




    逐漸膨脹的念想拉扯少年伸出的手,卻在不經意的碰觸下更加茁壯。


    教練的訓斥將相葉雅紀喚回現實,他皺起眉頭聽著眼前人開合著嘴,然而內容一字都沒聽進去。


    他的腦中反覆放送著早晨甦醒前的夢境,和他一直以來不敢踏出的腳步相反,夢裡的他異常大膽的牽住對方的手說了喜歡。




    「其實我一直都喜歡你。」


    「住口。」


    總笑瞇成線的眼睛流露滿滿不屑。




    相葉坐在長凳上拍著球,再次把球撞上自己的鞋尖,滾向那再熟悉不過的方向。


    他好不容易鑽進樹叢,準備用笑容和那人打招呼的時候才發現眼前的教室空無一人。


    這個時間應該會在才對,相葉忍不住忖度起來,他靠近窗前想要看清楚,熱氣全貼上了冰涼的玻璃表面,成了一片白茫。


    什麼都看不見,他抱起腳邊的籃球鑽出樹叢,教練拍了雙手宣布即將到來的合宿時間,相葉玩著手上的指頭,只想要趕快見到那總坐在教室裡的人。


    而直到天黑大野都沒有出現。


   


    「沒有這個人?」


    「是啊,我問了美術部的朋友,說是沒有大野智這號人物。」


    相葉不敢置信的看著好友拿過來的名單,「Nino你別開我玩笑,他下午都會在那裏啊。」


    「我騙你的話今天午餐我請客。」那人趴在桌上猛力按著掌機,相葉這才相信好友並沒有鬧著他玩,畢竟跟錢過不去的賭二宮從來不會說出口。


    他有些氣餒的趴在椅背上,哀號著要好友幫他想想辦法。


    幾天後二宮抓著相葉的行李挑著眉說:「你趕快上車,玩得愉快啊。」


    還來不及反駁他這趟不是出去玩的相葉被坐在一旁的人拍了下肩膀,球隊經理開始解釋道這次因為羽球部也住在同個旅社所以房間編排上出了些問題,需要相葉和對方的一名社員同住,他翻了翻手上的資料說:「可惜不是女孩子啊。」


    「高木你好下流。」相葉用著憐憫的表情嘆了口氣,只可惜他現在最有興趣的人是個男性。


    還是大了自己兩屆的學長。




    「啊、是相葉ちゃん?」


    相葉雅紀覺得自己受到不小的衝擊,他看著大野就正坐在鋪好的被鋪上對他打了招呼,身上則是已經換好的浴衣。


    「......大、大ちゃん你怎麼會──」


    「嗯?合宿啊。」大野不是很明白對方如此驚訝的理由,他拍了拍自己的球袋說:「雖然不怎麼練習被踢出過,ふふふ......」


    羽球部?


    大野點了點頭,抽出他的球拍介紹了一番,相葉這才從衝擊中緩過來。他小心翼翼的走向大野,並在對方的面前正襟危坐。


    「我還以為你是美術部的。」相葉鬆了口氣,他把頭垂得不能再低,滿腦子只有太好了太好了的想法。


    「我請部長讓給我那塊好地方,可以安靜的作畫,我很喜歡。」大野笑瞇了眼睛,他拍拍相葉毛茸茸的頭說:「你是第一個拜訪的客人哦。」


    「這樣打擾你......」


    「我不覺得啊。」


    相葉終於抬起頭再次靠近了對方,「怎麼辦?」


    「什麼?」


    「我好開心。」相葉掩住了大野的雙眼說:「別看我......我現在很糟糕。」


    他的雙手顫抖,不久便被大野伸出手包裹住,安撫似的輕輕摩娑直到相葉緩緩放開手。


    「相葉ちゃん的手心一直都這麼暖,真好。」大野戳著對方的手心說,接著瞇起了眼看著自己的手被按到相葉的胸前。


    撲通撲通的心跳。


    「我喜歡你。」


    「......閉眼睛。」


    「嗯......?」相葉瞪圓了眼睛,沒想到他的告白換來不明不白的指令。


    大野則是再次笑瞇了眼睛說:「不是應該要kiss了嗎?」






Fin.


欠了好久好久好久揪命揪命


順的先寫嗚嗚嗚別打別打(縮成團)

评论
热度(123)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