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缘。
是个变态。
一生悬命喜欢大野智

【ALL智】忘年会 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次!!!爸爸! [ 抱住大腿 ]

么么么么么:

舞架一家设定


all智


之前有一位gn要看的  @夏紀ちゃん 


终于给憋出来了


有雷的请速点叉叉


不要进来


由于担心一篇里面写完  二三四五X一 会不会对一郎的身体不好「捂脸」


所以这篇里只有 三四X一


--------------------------------------------------------------------------


忘年会


 


 


舞架家一年一度的忘年会,一郎早早的关了面包店和二郎约好一起去超市采购需要的食物。


二郎刚刚大学毕业,在一家证券公司里面实习。两兄弟只差了一岁,因为工作的缘故,二郎穿着正式的西装白衬衣,站在一身灰色体恤牛仔裤配棒球帽的一郎身边,倒更像是哥哥一些。


一郎本想让自己这个最听话的弟弟继续学习深造,二郎很聪明又勤奋,大学进的是数一数二的名校,可一向听话的二郎偏偏在毕业这件事上和一郎有了矛盾。


任凭一郎如何劝,二郎就是要毕业工作,不准备再学习了。


一郎没念过多少书,十几岁就跟着师傅学习面包烘培,凭着自己的努力再加上天赋,在20岁就开起了一间面包店。手艺人是辛苦的,起早贪黑,还要操心着店里的生意。


他每天都很辛苦,但发自心底的喜欢自己的工作,可放到自己弟弟的身上,他是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看到弟弟们如他一样做这种辛苦的工作。


好好学习是一郎的口头禅,对着四个弟弟从小念到大,二郎的勤奋估计也有一点点是因此吧。


可一郎的辛苦他看在眼里,他是家里的老二,又是和一郎年纪最相近的那一个,他同样也有责任担负起三个弟弟们的生活,还有一郎,能够稍稍让他轻松一些也是好的。


一郎拗不过二郎,他在二郎面前是最没底气的了,


小的时候还好,自己年龄最长,个头也是最高的,脸一冷下来,几个小萝卜头弟弟立马就乖乖的吃饭睡觉,可长着长着自己不知何时突然就成了兄弟里面最矮的那一个了。即便腰杆子挺直了,说话的底气也没有之前足。


二郎是几个弟弟里面最稳重的一个,尤其是穿上正装,提着公文包在大厦里进进出出,可真是立派的大人,在家里,似乎由二郎判断决定的事情一点点多了起来,一郎欣慰又有点心酸,他想要弟弟们都长成最棒的男人,可又害怕长大之后的弟弟们一个个离开他。


 


二郎提着满满两袋子东西,一郎本来想要帮他,可二郎不让,他只好将两只手到抄到衣服兜子里,猫着腰跟在二郎身边。因为长时间站立,他的膝盖还有腰都不是很好,他自己从来不说,可是弟弟们好像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都知道了,这让一郎觉得很丢脸。


 


两兄弟回到家时,另外的三个弟弟都已经在家里闹开了,三郎和四郎在抢着遥控器,三郎嘴巴笨说不过古灵精怪的四郎,只好动起了手,两个人在沙发上滚来滚去,


坐在沙发另一头的是五郎,他也不跟两个哥哥闹,不知道在和谁通电话,看到两个哥哥进来


之后像是故意要让别人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声音放的更大了一些。


 


“你说你想和我交往?你说你特别喜欢我?行啊,我觉得你也不错啊,


哎呀,今天不行,明天,明天晚上**旅馆见!”


五郎高声喊着**旅馆的时候破了音,电话那边传来哈哈哈的笑声,明明跟一郎没什么关系,他偏偏扭过头梗着脖子冲一郎大喊:“都怨你!”


然后就气呼呼的抱着手臂生闷气。


“你还在青春期,好好保护你的嗓子,别大声说话,”二郎将东西放到桌子上,一郎只能跟着附和,


“...对,别生气了,”


 


他本想问问五郎说的那个旅馆是要去做什么,话都到了嘴边硬生生被他吞了回去,


 


五郎最近一直在和他闹矛盾,二十岁的五郎很有自己的想法,就这一年夏天,有一次五郎过了门禁的时间才回来,一郎生气说了他几句,声音还没有弟弟刚才讲电话的声音大,可五郎就像是点了火的炮仗,不过是哑炮,瘪着嘴巴忍了好长时间最后还是哭了出来,哭得震天动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一郎欺负自己的弟弟,最后还是一郎先给五郎道了歉,鼻涕眼泪蹭了自己一身才算是完事,可真是一言难尽。


二郎推测有可能是失恋了,一郎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和弟弟们谈论恋爱的事,就让二郎去和五郎谈谈,二郎嘴里所说的听话有分寸的五郎似乎和一郎印象里总是和自己生气的五郎不是一个人,那次之后,五郎再没单独找过一郎谈心,甚至连看都不好好看哥哥一眼。


 


三郎和四郎闹够了在沙发上休息,看见二哥拿着东西回来的两人立马围到桌子边看有什么好吃的。活像两只大型犬。


 


一郎围好围裙准备做饭,果不其然,有一只手在自己屁股上狠狠捏了一把,紧接着揉了两下才离开。


四郎似乎最喜欢一郎哥哥的肉体,小时候一郎哄他睡觉只要让他捏着自己的脸,没一会就睡着了,长大之后这习惯改了点,捏的地方从脸换成了屁股,还有胸口,


 


四郎捏完了屁股心满意足的帮一郎择菜,二郎看着两人笑得开心,心底却泛起一股莫名的情绪,


他也像要摸一摸一郎的身体,揉一下那看起来就很柔软的臀部,因为身量较小,一郎的脚腕很细,手腕也很细,


二郎在十七八岁的时候还和一郎一起泡过澡,他太清楚一郎的身体了,


这种想法并不是第一次产生,只不过是二郎有足够的耐力将自己的内心隐藏的完美无缺。可是再有定力的人,也受不了这样的自我折磨吧,二郎起身去向阳台,想让自己清醒一些。


 


三郎和四郎在同一所高中上学,三郎性格温和没什么脾气,小学的时候还受到过欺负,不过高中有四郎跟着他,一郎就放心多了。


不是说四郎能打架,四郎的个头只比一郎高一点点,身材也不结实,可是脑袋灵光又有人缘,自成一派,三郎就是他那派的忠实信徒。


 


三郎四郎不会料理,说是帮忙也不过就是在厨房看看热闹,还是最小的五郎,因为对食物挑剔,一郎不在的时候,其他的哥哥们倒是可以吃菠萝包充饥,五郎忍不了,自己按着菜谱做吃食,成果竟然还不错,就这么把厨艺练了出来。


 


 


舞架这一家五个兄弟其实并没有血缘关系,不然你看,五个人身高性格长相各不相同,哪里像是一个妈生出来的,


可五个人从一郎上小学开始就住在一起,自己给最小的五郎换过尿片,背过四郎上学,帮三郎打过架,和二郎一起打工赚钱,


 


他们就是一家人,不论以后是不是住在一起,能不能天天见面,


越长大,一郎发现自己越怀念小的时候,虽然累但是不用担心身边这四个弟弟离开,累也是开心的,长大了,自己生活上轻松了,心里又觉得累了。


二郎小口喝着杯子里的酒,不是抬眼看一看坐在自己对面的一郎,那人应该是有些醉了,眼角是红的,醉了之后很容易哭,缠人的很,


 


三郎和四郎两个人扶着一郎在沙发上坐下,五郎不出声坐在距离一郎不远的地方,时不时从手机上移开视线看一眼一郎,


 


有一次一郎也是有点醉了,几个哥哥都不在家,一郎抱着自己的脖子一直小声咕念:“最喜欢五郎了,”


因为一直和面粉糖浆打交道的缘故,一郎的身上总是有淡淡的香甜味,五郎最喜欢这个味道。


 


 


 


一郎其实并没有完全醉掉,他酒量算不上好,自己平时也不会喝很多,他注意到五郎的视线,可当自己看过去的时候,五郎又很快将视线移开,像是在躲着他。


曾经五郎多腻着他啊,有什么事情都来跟他说,二郎逼着他学习,五郎还会跑过来跟自己说二郎的坏话,和三郎比掰手腕,输了之后瘪着嘴跑过来跟自己说“哥哥,你帮我赢了三哥吧,”


还有和四郎抢游戏机,自己用了半个月工资,又给他买了一个,


 


“既然是忘年会,咱们今天就聚在这说说自己的烦恼吧,”二郎听到一郎说话的声音从厨房里探出头,


 


五郎终于将视线移回到一郎的脸上,


 


一郎和二郎坐在沙发上,其余三个弟弟面对着两个哥哥盘腿直接坐在地毯上。二郎的手因为刷碗的缘故,被水冰的红红的,


也许是因为喝醉了,一郎直接将二郎的手抓起来放到了自己的脸上,


“二郎,你辛苦了,”从手掌心里传过来的温度简直要烫坏二郎的神经,他的指尖触到一郎的耳垂,好软,他情不自禁咽了下口水,


 


 


“我也要,”三郎干脆直接将自己的手伸进了一郎的衣服领口里,


他喜欢一郎哥哥,他没有二郎那么能干,能够帮一郎分担忧愁,他很听话的乖乖上学,不惹事,或许是因为上有哥哥,下有弟弟的缘故,一郎似乎很少将心思放到自己的身上,他就去跟别人打架,结果害得一郎受伤,三郎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才能多得到些关心,


 


“は——あ...,”


“别闹了,三郎,好痒,”


一郎笑的发颤,好不容易把三郎的手从领口里掏出来,又对着他的脑袋拍了一巴掌,


 


 


“我喜欢一郎!”五郎的声音从三郎的背后传来,


“这就是我的烦恼,”五郎也喝了些酒,即便一郎从心底不愿意五郎喝酒,可他都已经20岁成年,一郎也没法再管了,


 


二郎总算是明白了五郎为什么总是对一郎发脾气,他攥紧一郎的右手,感到不安,


 


“五郎,.......你就这么讨厌哥哥啊,”一郎显然是没搞懂五郎话里的意思,鼻头红红,下垂眼让他看起来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


 


“我喜欢一郎——”


“喜欢到只想要跟你做,”五郎的话就如一块巨石投入平静湖面,


一郎从二郎手中挣脱出右手,支撑着身体,他的瞳孔因为震惊而放大,二郎从未见过一郎这副模样,


 


只有四郎依旧没有说话,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若有所思,


四郎其实很奇怪为什么一郎一直看不出家中这几个弟弟对于自己的心思,二郎应该是最早喜欢一郎的,在面包店里用那种眼神看着一郎摆弄着食物,二郎只对他喜欢的肉有过那种眼神,还有三郎,睡觉都会叫一郎的名字,而且一般都是做春梦的时候,他偷偷地去洗床单自己也看见了,至于五郎,别扭的五郎,他早就猜到会是自己的这个弟弟最先憋不住,将这层纸戳穿,


至于他自己,如果这层纸不被戳穿,自己永远不会表明心意,那样会毁了这个家吧。


 


“我没法和别的女生做,脑子里都是一郎,我知道我这么想不对,可是我忍不住,”五郎彻底的哭了出来,他从未谈过恋爱,当发现自己爱慕的对象是朝夕相处的哥哥时,更是怕得要死,想要亲近又不敢亲近,看到别的哥哥同一郎接触自己会生气,对于这份独占欲五郎又是打心底的嫌弃厌恶,他知道一郎是他们四个人的哥哥,


 


五郎的泪水让一郎忘记了这个弟弟说出了怎样无礼的话,他只想赶紧抱住这个最小的弟弟,擦干他的眼泪,


他仅仅是冲五郎伸出了一只手,这个弟弟就像是受到了无比的恩惠扑到了他的怀里,二郎在一郎背后扶住了他,才不至于直接被五郎压倒在沙发上,


 


“一郎哥哥是接受我了吗?”五郎已经长大了,他的力量足够圈住一郎不让他从自己的身下离开,只是这种触碰,他的下体就已经控制不住撑了起来,


 


 


二郎清楚的在旁边看到了这一切,手底下所接触到的一郎后颈,皮肤滚烫,他的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裂开,即将不受控制的喷涌出来,


 


“不只是五郎吧,一郎哥哥,”四郎从地毯上挪动一下将身体靠在沙发上,一郎的大腿被五郎用膝盖撑开,纤细的脚腕因为挣扎的缘故可以看到根根筋络,莫名的性感,让人想要咬一口,


 


“三郎会想着你自慰,上次二郎跟你洗澡出来的时候我很清楚的看见他硬了,


还有我,每次揉哥哥你的屁股的时候,都想把手指探到更深的地方,”


 


三郎坐在一边将脑袋埋在膝盖里,二郎抿紧了嘴唇,喉结上下运动,他不敢看四郎,只好将视线放在面前一郎颤抖的肩膀上,


 


“五郎....我的腰很痛.....”


五郎已经是箭在弦上,只能强忍着自己离开到嘴的食物,松开了一郎,


 


他的衣领很大,动作中露出半边锁骨,还有支撑着身体的纤细手指,全部都在吸引着面前的四个人。


 


“你们每一个人对我来说都很重要,可是我——”一郎觉得自己头晕晕的,他闭上眼睛努力平复自己的呼吸,


 


“别说了哥哥,是我们不对,我扶你回去休息,”


一郎是他们的好哥哥,无论有什么要求总是会尽全力满足他们的哥哥,可那是小时候,想要的不过是一根雪糕,一块肉饼,一个皮球——


 


而不是如今,他们四个人想要的,想要在一郎的身体里释放自己,亲吻他,疼爱他,性冲动来源于荷尔蒙,但也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由于情感渴望释放,他们都是爱他的,


 


“太荒唐了,”二郎尝试着将一郎抱起来,


 


“明天以后我们这个家就没了吧,”安静的客厅里传来三郎抽泣的声音,


“一郎不会想要看见我们,”


“我应该忍住的,不应该让四郎看见.....”


 


 


一郎笑了,同往常一样柔软的笑声,在几个人耳边回荡,


“我曾经对你们的爸爸妈妈们保证过,在你们离开这里以前,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你们,”


“其实我没有那么大的本领,三郎打架的时候即使我去也一样是被人揍,我不能给四郎买最好的游戏机,也不能帮五郎掰腕子赢过三郎,还有二郎,我也没有能力让你随心所欲的上学,”


 


“可是你们还是那么尊重我,爱护我,”一郎抽了抽鼻子,眼前有些模糊,


“是你们给了我一个家,所以——”


“无论你们想从我这拿走什么,我大概都没法拒绝...”


 


 


二郎再也忍不住,按着他的脑袋将一郎拥在怀里,


怀里的人因为喝了酒的缘故体温偏高,熟悉的香甜味道让二郎心地柔软安宁,


 


“兄さん、真的可以吗?”他轻轻地在一郎耳边问道,


 


“ふふ、我没关系的,”


这个应该可以了吧==

评论(9)
热度(290)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