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翔智】Affection(试阅)

主SO,有些MO
有个人整天催我更文,我就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然后我突然想到我还欠十二一篇,这么咸鱼下去不是办法,然后就动笔了,虽然是对着文档发呆了几个小时的感觉
这篇有点长,我先发一点你们解解馋

我对手机老福特的排版感到绝望




“智少爷,该起床了。”


作为贴身执事,有权利不经过主人允许直接打开卧室的门,可是当他端着草莓蛋糕扭开大野智卧室的门后,差点气得把自己少爷最喜欢的蛋糕摔在地上。


空荡荡的卧室,敞开的窗户吹入阵阵凉风,洁白的窗帘被吹得高高扬起,卷成一团的杯子被冷落在床边,床上空无一人。


今天也是为少爷操碎了心的影山执事。




大野家的小少爷,最近多了一个夜钓以外的爱好——


“翔君!”


握着圣经的神父,抬眼冷冷地瞟了飞奔过来的团子一眼,机灵地往旁边躲闪,在团子准备跟大地有亲密接触来个前滚翻的时候,反手扯了对方的披风一把,把人堪堪摆正身子。


大野智经历了一瞬间的变化,脑电波绕着脑袋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信号塔,呆滞地让对方顺手整理了一下披风的系带,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的人还是手捧圣经的冷酷样子,连嘴角的弧度都跟刚才一模一样。


这让大野开始深刻思考刚刚自己是怎么瞬移到樱井翔面前的。


准备没入地平线的夕阳,余晖打在大野的侧脸上,微微嘟起嘴巴无辜的样子,如果不是无意识露出来的小小的尖牙,樱井都要以为眼前的不过是个他所不用顾忌的普通的人类。


可惜他们都知道不是。





在见到樱井翔这个人之前,大野的爱好一直只有夜钓。


直到有一天凌晨,太阳准备翻白肚皮的时候,大野慢悠悠地提着桶打算走回家。严格来说他们吸血鬼并不害怕阳光,只是在阳光下会比较虚弱而已,所以大野兴致来了就想看看日出,享受一下人类的浪漫。


沿途随处可见十字架,大野知道自己离教堂不远了,用鼻子嗤了一声,踢着小石头的脚突然拐了个弯,踢在了立在路边的十字架上,力道一下没有控制好,原本笔直的十字架歪歪斜斜地插在地上。


“破坏公物可不是好的行为哦,淘气的少年。”


好听而低沉的声音,大野停住想要把十字架扶正的动作,蹲在地上保持着上目线死死地盯着来人。


樱井被这么瞧着却一点也不慌张,他看清楚了对方比正常人还要苍白的皮肤,没有藏好的尖牙肆意的抵在下唇,配上几分幼齿的面孔,说他是出来恶作剧的小朋友也不为过,只看脸的话。


可是今天又不是万圣节。


大野看着对方穿着一身白袍圣洁的样子着了迷,心里想这么英俊的神父每天一定有很多女子来朝圣吧,脸长得那么好看,跟我家不唠叨的影山有得一比嘛。


樱井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吸血鬼手上还扶着十字架,眼睛滴溜溜亮晶晶地打量着自己的诡异模样,寻思着对方是不是在计算自己的血是否够饱饮一餐。


还在这么想着,眼前的吸血鬼猛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往前走了几步,小巧的鼻子差点撞上对方的下巴的时候,像是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一样,反射性的强制停止,然后又在对方带着点儿审视的眼神下摸着鼻尖,怂地后退了几步。 一时间大野也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


突然,旁边渔桶里传出噗通的声音,大野一个激灵,麻溜地把渔桶提起来往面前的人怀里一送,桶里的水顺着惯性翻出了一个小水花,点点水珠沾湿了胸前的白袍,刚刚好像还纠结地不行的吸血鬼对着他绽放了只是单纯的喜悦的笑容,细长而上扬的眼尾,方才还苍白的脸色染了一丝红霞。


“鱼送给你,你当我的粮食好不好?”


樱井嘴角以不可见的力度抽搐了一下。


大野突然想起前几天相叶酱的告诉他的自己的论文课题——《论错误的表白方式》,噘着嘴看着帅神父把桶里的鱼全部放生,小声的嘟囔着,


“可我又不是告白,我就想做个朋友嘛……”


听力极好的樱井神父在大野看不到的角度,默默地扶额。




“啊!船长还在等我呢,翔君我先走啦!明天见!”


像一阵风一样,来了又去,樱井看着大野背着明显沉重的钓具小跑的背影出了神,知道再也看不见后才放心地转身进入教堂。


认识大野智对于总把人生规划得整整齐齐的樱井翔来说,是个措手不及的考验。大野智几乎推翻了自己认知的关于吸血鬼的所谓“常识”,他只能自我安慰一开始没有用圣水驱赶他是为了观察真相。


从大野智零零散散的话语中,他拼凑出了一个不同于他的、属于那一边的大野智的世界。


大野智所生长的大野一族,是吸血鬼长老会的一员,也就是说大野智是纯种的吸血鬼。而他们现在吸血鬼的社会是由长老会统一管理,不再肆意攻击人类,而是通过某些渠道获得血包,补充每日所需即可。


大野智作为大野家的小儿子,极受父母宠爱,上面有一个已经出嫁的姐姐,身边有一个从出生到现在一直照顾他的贴身执事,有三个幼驯染,其中一个还是跟他有表亲关系的未婚夫……


未婚夫……


樱井皱着眉看着自己写下的记录,他不知道是惊讶于吸血鬼之间毫无纲常伦理的结亲关系,还是单纯地因为未婚夫这个字样感到不舒服。


喜欢钓鱼,曾经白天跑出去钓鱼,晒得满脸通红着回家,被自己的未婚夫揪着狠狠地骂了一顿,从此变成了夜钓。喜欢吃草莓蛋糕,照他的话来说他的执事和他未婚夫的烹饪技术不相上下。喜欢一切颜好的,据说他未婚夫是血族第一浓颜帅哥。不喜欢学习,对着执事耍赖撒泼都没办法停止的学习,因为未婚夫一句“以后我养着satoshi就行了他想不学就不学吧”愉快地荒废了学业。


怪不得这么蠢(划掉)单纯。


也许是他未婚夫没有想过大野会走出他给他圈起来的世界吧。


樱井想起他们第一次遇见,大野眼里对他毫不掩饰的喜欢,是被保护得有多好,才会让他看上去纯洁而美好。


轻轻阖上本子,手指摩挲着黑色的封皮,然后把本子锁进抽屉。

评论(49)
热度(130)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