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润智】周一下午的Madao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做了什么邪恶的交易呢!

我可是用肉体换来了一篇粮( •̩̩̩̩_•̩̩̩̩ )(哪里不对

接下来这几天我都要为我的交易付出血泪的代价了

麻团儿:

* 大概算是一个暖洋洋的,有些懒散的故事


* 跟这个人 @夏紀ちゃん 的一笔肮脏交易


 


 


 


1.


啊啊,那个男人又瘫在桌子上了。


松本润擦拭着收银台看向窗边软成一坨的男人。


说来也是巧,松本润每周在这个便利店打四天零工,只有周一这天是日班,已经连着好几个月了,那个脸圆圆的男人,每周一的下午都准时出现在店里,偶尔买一罐咖啡,或是一杯可可,接着就跑到临时餐桌那边坐下来,不超过五分钟就整个人瘫在桌子上了。


别的时候也来吗?松本第一次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没有灵感的日子超难熬啊。”


啊,说话了。松本擦拭桌面的动作没有停下来。


“懂得艺术的人太少了,画都卖不出去啊。”


这样的话也说了不少次呐,艺术家的生活果真辛酸。松本看了看收银的机器,好像也该擦擦了。


“偶尔也想去海钓一次嘛。”


哦哦,听这语气应该是嘟着嘴唇了,像个小孩子似的啊,这位先生...啧,这块污渍是什么啊,松本手上的劲道大了些。


“像是这么好的天气,为什么我要呆着这里嘛...”


不,并没有人强迫你在这里,不喜欢的话倒是给我出去啊...啊,好烦啊这个黑点,松本抓牢机器用力蹭着抹布。


“你说呢?”


男人突然转过身来看向这边,松本愣愣的抬起头,在店内扫视了一圈,确认了男人是在问他之后,站直了身子,颇有些尴尬:“你是无业游民吗?”


“......不是。”


“哦...”我不信。


“你真没礼貌。”


“......抱歉。”可是你这样真的超像Madao啊!


“信不信我投诉你。”男人对于松本或许是有些敷衍的态度感到丝丝生气,鼓着脸颊嘟嘟嘴,不满的看着他。


“......你去啊。”大不了我再找别的兼职。


“你不要太过分!”


哦哦哦,炸毛了,炸毛了吗先生?看着男人委屈的小表情,松本内心竟隐隐有些兴奋,努力的不在脸上表现出来,擦擦手冲了杯热可可,悠闲地走过去递给男人。


“好了好了,是我不对。”


“哼。”


什么啊,不是挺可爱的吗,这个Madao。松本盯着男人圆鼓鼓的侧脸,忍住了想在他脑袋上揉一把的欲望。


 


2.


“好想出海啊,不钓鱼也可以,好想去海上啊。”


啊啊,又来了,这个人又来了。每次出现都是这样子趴在桌子上抱怨,想出海就给我去啊,干嘛坐在这里唉声叹气的,明明考试拿到了好成绩很高兴的,现在气氛都被搞砸了,这个人,超想揍他的。


店里没什么客人,松本无聊的撑在收银那儿抠手指,丝毫没有接话的意思。那个人本来就喜欢自言自语,不理他也没关系的。


“我昨晚吃了汉堡肉哦,明明说了想吃咖喱嘛,那个家伙真是的。”


谁啊?那个家伙是谁啊?原来你有朋友的吗?突然多出一个人物,松本稍微提起了些兴致,身体略微转向男人的方向。


“家里的青鳉鱼卵这几天就要孵化了呢,呀,超级期待呐~”


诶?不说那个家伙了吗?还有你尾音上扬个鬼啊少女吗你!这么久了头一回见到男人兴致这么高,松本忍不住乐了起来。


男人又小声嘟囔了几句,含含糊糊的松本也没听清,就看见男人突然站起来,侧身冲松本扬了下手,说声再见就走了。松本凝视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稍微有点期待青鳉鱼幼苗的出生。


 


3.


这个礼拜男人也没出现。


上周一松本准备好了热可可带着谜之期待一直到交班,都没有看到个谜一般的男人的身影。大概是青鳉鱼出生的日子到了吧,松本推着自行车在店外朝着男人每次出现的方向张望了一会儿,接班的同事走出来关切的问他怎么了,松本才连连摇头,然后骑上车子离开了。


今天松本依然准备好了热可可,有些较劲似的期待着。


下午两点过去了,男人没有出现;


三点一刻,热可可已经彻底凉透了;


三点半,松本重新冲好的可可也稍微不那么烫了;


三点五十五,松本带着点生气的倒掉了那杯可可,冲洗完杯子,交班的同事正好赶到,松本和同事对好账单就去换衣服了。


 


才不是在意那个无业游民,只是有些担心他是不是还活着罢了,那样一个画总是卖不出去还整天想着出海钓鱼的人,保不齐哪天就饿死在房子里了。


也可能饿不死,不是还有那个给他做汉堡肉的人吗,啧,有钱吃肉就证明平时还是有画卖出去的。


被一个陌生人影响到了情绪,松本烦躁的用力蹬着车子。出了汗之后稍微平静了一些,松本想着也许那个人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不再靠着卖画为生,这么想完不禁为他感到高兴起来。


就这样一个月过去了,男人都没有再出现,松本也稍微习惯了周一下午没有人的窗边,就像当初习惯那个座位总是有个人软趴趴的瘫在桌子上跟自己抱怨一样,只要时间够久,什么事情都会习惯的。


只是松本还是会在周一白天当值的时候冲好一杯热可可,视线偶尔投向男人出现的方向。


并没有在期待什么。松本下班前喝掉了那杯凉掉的可可。


 


4.


日子这样又过了两个月,松本终于是彻底习惯了没有人唠叨的周一下午,也不会再特意冲可可,趁着店里没客人,咔嗤咔嗤修指甲的时候,那个男人又出现了。


男人随意的跟松本打了个招呼,到货架那里拿了罐咖啡结账,然后又走到窗边坐了下来,松本直勾勾的盯着他瞧,这次不到三分钟,男人就倒在桌子上了。


“好像会下雨呢。”


松本看看外面的阴天,又看了看他,什么也没说低头算账。


“润酱今天下班后有空吗?”


男人突然这样叫他,把松本给叫愣了,看着男人的后背发呆,男人又问了一遍,松本才回过神。


“倒是没什么事...”


“我有话想和润酱说。”


说这句话时候,男人目光无比认真的盯着松本,松本被盯的突然有点心慌,老实的点点头嗯了一声算是回答,男人似是满意的勾起嘴角,又转过身瘫在了桌子上。


“希望天气能变得晴朗起来啊。”


 


5.


松本润和那个总是周一下午出现,买了一罐咖啡或者一杯热可可后就瘫在窗边桌子上的叫做大野智的男人,在一起了。


现在那个人依然像个无业游民似的,抱着一杯热可可,侧身瘫在桌子上一直瞧着松本。


“呀...润酱果然很帅呢~”


松本脸上迅速烧了起来,确定关系的第二天清晨,松本清醒的坐在床上,开始对自己昨晚的决定抱有怀疑。接受那个人的告白是为什么呢,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那人都是个笨蛋呐,就连吃东西都会咬到舌头的那种,然后就只会伸出一小节舌尖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喊痛,像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而且画的画还总是卖不出去,他跟松本告白的时候,松本问他之前的三个多月去了哪里,他傻笑着说遇到了个大金主,有幅画买了好价钱,所以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一阵子了。


给我继续好好画画去啊,钱花完了怎么办啊!松本无比担忧着他的人生,却还是在他亮晶晶的充满期待的目光下,答应了他交往的请求。然后松本就看到了认识那人以来,他最好看最张扬的笑容。


不过说到底,自己才是笨蛋吧。


看着被可可烫的眉毛皱成倒八字,可怜巴巴冲着自己求安慰的人,松本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一边倒了杯凉水快速的向他走过去。


 


6.


松本也到了要为就职做准备的时候,论文和面试忙的一团乱,自然的也就辞去了便利店的工作。和恋人打招呼的时候,恋人似乎还有些失望,在电话里黏黏糊糊的说着周一不就见不到润酱了吗,松本哭笑不得,既然是恋人也就是说不必固定的哪个时间见面啊,想见的话随时都可以见,这不就是恋人吗。


耐着性子哄了几句,小家伙还是有些不开心,但还是乖乖的祝松本面试顺利。


为什么成为了恋人还要每周一下午在便利店见面,也不是说平时没有约会,只是松本不明白大野固执的理由,但也由着他高兴。


所以说,到底谁才是岁数小的那个来着?


 


面试的过程相当顺利,不出意外的话,松本毕业后就会就职于这家公司了。


出来之后,松本为了熟悉地形,在附近转了一圈,公司离大野家和之前的便利店都挺近的,以后下班和大野约会也方便一些,而且在这家公司的上升空间也比较大,以后就能养着大野让他随心所欲的生活了,松本对现状还算满意。


观察完地形准备回去的时候,突然看到了附近地铁站贴着的画展海报,大大的写着恋人的名字。松本一瞬间有点恍惚,是重名还是本人?


对着海报呆站了一分钟,看了看时间还不到闭馆,松本转身朝着反方向快步走起来。到了展馆门口买好了票却犹豫了,低头看看手上的门票,上面清晰的印着大野智三个字。松本抓着包的手紧了紧,抬起头,迈开脚。


 


7.


大野被身为助理的好友逼着在展馆忙了一天,看着快闭馆了游客渐渐变少,想到松本那边应该也结束了,偷偷瞄了眼好友,感受到他视线的好友注意力集中在游戏机上,头也不抬的对他挥挥手说赶紧滚蛋,大野乐呵呵的揣着兜就往大门口走。


刚走到一半,就和早上说加油的那个人遇上了。两个人都愣了一下,大野先反应过来,开心地朝他奔过去。松本的表情却有些复杂,但还是张开手稳稳的接住了撞进怀里的人。


大野没有特意跟松本提过他新的画展在哪儿开,所以松本突然的出现他特别惊喜,还以为松本是专门来找他的,于是兴致高昂的拉着松本给他介绍每幅画的含义和创作思路。


松本看大野面色如常的给他做着讲解员,忍了又忍终于是忍不住了,拉住大野叫停,平时也没见他这么会说,跟小钢炮似的妙语连珠。大野不解,疑惑的看向松本。


“为什么没告诉我你是干嘛的呢?”松本有些不开心,他觉得被恋人蒙在了鼓里。


大野被问的也是一头雾水,惊讶的说原来润酱不知道我是画画的吗。松本突然被噎了一下,蹙眉瞅着大野。


“这我当然知道,可我以为你只是个画插画的,我甚至还以为你是个无业游民...”松本说着说着感觉有些羞耻,声音越来越小。


“都一样都一样。”大野听完笑眯眯的扯着松本的袖口说。


“才不一样呢...你突然变得这么厉害,我压力超大的...”


看着这样的恋人,大野凑近了他,抱着松本的胳膊撒娇:“润酱才比较厉害呢,都没有嫌弃我是无业游民~”


松本无奈又宠溺的揉了一把恋人柔软的头毛,两人鼻尖抵着鼻尖,轻声笑了起来。


“看来我要加倍努力才能养得起你了啊,这位无业游民。”


 


 


 


- END -

评论(4)
热度(144)
  1. 成濑麻团 转载了此文字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