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山组SO】诸行无常

所以说,那根棉棒,为什么,没有捅进去(ㅍ_ㅍ)

麻团儿:

- 上个月跟  @夏紀ちゃん 宝宝聊天时突然降临的灵感,正好欠她一口肉,所以是给她的生贺~ 


- 希望你今后的人生中安稳多过变化,好的变化多过不好的变化,失眠快快远离你,不过就算你变智障我也喜欢。生日快乐哟小糖水(*/ω\*)


- R有,大概R15的程度。第一次定时发布,好紧张哦嘻嘻(挠头








樱井翔的小精灵要离开了。


 


 


1.


智是在樱井翔五岁时的某天清晨突然出现的。


 


小小的樱井被耳朵旁边啪嗒啪嗒拍打翅膀的声音吵醒,睁开眼就看到了在自己脸部正上方,抱着手臂盘着腿忽悠忽悠飘浮在空中,长了一张不怎么景气的脸,脸上还挂着没睡醒的表情的小人儿。


那个时候的樱井还不懂得怕鬼,对一切未知的事物充满了好奇,想伸手去抓他,却被那个家伙狠狠地拍了手背一下,刚刚还迷迷糊糊的脸上写满了不开心的瞪着樱井。


小樱井缩回手,揉了揉被打的有些泛红的地方,心想这个东西打人呀是坏蛋,委屈的都要哭了。小朋友的眼泪还不是说来就来,那小人儿刚看着樱井撇了嘴,正想道歉,下一秒就看到床上的小娃娃紧抿着嘴唇掉眼泪,吓得他手忙脚乱的拿手去抹。


可是他的手太小了,身子也太小了,最后还是樱井见他浑身都被自己的泪水沾湿,愣愣的看了他一会儿才收住。


“你是谁呀?”小樱井看着此刻站在床沿上失落的准备脱掉衣服的小东西,好奇心再次占据了上风,伸手又要去触碰他,然后又被拍了手。


“我迷路了呀…”小家伙脱的只剩下小裤衩,看着真的没几两肉的身体肚子倒是和脸一样圆乎,撇着眉毛看樱井:“你能不能给我找件衣服呀,不穿衣服有点冷呐~”边说边跟个大叔似的挠肚子。


 


等小家伙穿上了樱井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小裙子之后,樱井才想起来关键性的问题——这个人是男生还是女生呢?


要说是女生吧,可是哪有女孩子会在别人面前脱光光的啊,老师有教过男女有别,女孩子不可以在男孩子面前露出小裤裤的。可要说是男生的话,樱井也着实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孩子,和隔壁桃子班的耕太老师一样好看呢。


耕太老师是小樱井见过的人里面最好看的,虽然他只有五岁,但他觉得耕太老师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人,好多小朋友都希望长大了能和耕太老师结婚,不过可惜耕太老师已经有恋人了,因为他有一次看到玫瑰班的太阳老师偷偷拉了耕太老师的手。


小樱井咬着手指头盯着那个因为裙子下摆有点碍事,焦躁的飞上飞下的小家伙。小裙子还是从妹妹的娃娃身上扒下来的呢,不知道等会儿妹妹醒来看到光秃秃的娃娃会不会哭。


“呐呐~智是男生还是女生呢?”


“……”叫做智的小精灵歪着脑袋思考了一会儿,突然撩起裙子给樱井看,“男生哟。”


“……”男生也不能露出小裤裤给人家看啦。


 


 


2.


樱井翔发现只有他能看得到智。


 


智总是跟在樱井身边,大多数时候喜欢挂在樱井的肩膀上,就算挂着挂着就滑下去了也喜欢,偶尔心情特别好的时候还会站在樱井头顶唱歌。


智的声音很好听,硬要打比方的话有点像绣眼,娇小而柔软,对食物的喜好也更偏向于甜甜的东西,所以才会整个人都甜甜又糯糯吧。


樱井十分喜欢听智声音高高低低的哼歌,睡前来一两段的话,樱井那天晚上就会做一个非常非常棒的梦,幸福度不亚于幼稚园时期得到耕太老师的亲亲。


当然,如果智能不要在他笑出声的时候拍打他的脸就更好了,别看智小小一个,下手的力道可不轻呢。樱井第一百二十五次被打醒后摸着脸颊想。


 


“一定是因为智经常站在我的头顶,所以我才长不高…”


身边的朋友一个个都长的比自己高了,和自己同班的相叶雅纪就不说了,那个人根本就是个傻大个,目前处于只长个子不长心的状态,不知道看着他在二宫和也手下吃了多少亏。就说二宫和也那个比自己小两岁的远房表弟,去年还是个将将到自己鼻头的小包子,今年就蹭蹭的和自己一般高了,说不准明年要比自己高出来多少呢。


樱井看着墙上的身高线,今年竟然纹丝未动,哪怕长个一厘米半厘米的呢…樱井觉得这就是智的错,谁让智一开心就往自己头上蹦,还扭来扭去的。


智抱着香蕉吭哧吭哧的嚼着,在被樱井丢来的锅砸中之前,翻了个白眼顺利躲避成功,顺道又在樱井小小的心脏上补了一刀。


“那你的溜肩也是我压的呗?”


气的樱井真想把他抓起来扔窗户外边去。


但是没办法,人家说的有道理啊。


 


 


3.


智想让谁看到他,谁就能看到他。


 


暑假开始的前一天,樱井和二宫约好了一起写作业,到了约定的那天,二宫来是来了,只不过身后还跟两条叫做相叶雅纪和松本润的小尾巴。樱井原本是想着和头脑派的二宫一起写作业的话能早点儿完成,不过现在多了个相叶…希望中途不要变成什么奇怪的聚会就好。


啊…最后是由二宫和也带头,大家玩起了马里奥。


樱井平时是不玩这些的,智也就没见过这个,看着他们几个人玩了几局后觉得是个好玩的东西,兴致勃勃的坐在二宫胳膊上盯着电视机屏幕瞧,中间好几次被二宫甩了下去,揉揉屁股就又爬二宫身上去了。


樱井心想反正别人也看不见他,便由着他去了。


“我说…”二宫突然丢下手柄甩了甩手,旁边相叶吓了一跳,一双乌溜溜的杏眼睁大了瞅着他。


“你别老往我身上爬啊,又不是特别轻,胳膊都没力气了啊。”


松本和相叶一头雾水,听不懂二宫在说什么,樱井可是一下子就明白了,低头一看,智也气哼哼的瞪着二宫,俩人都特别不高兴,互相瞪着的视线中都快擦出火星了。樱井思考是该先哄智呢,还是该先劝二宫呢,但是在这之前,他忽略了一点就是…


二宫和也看得见智。


 


俩人谁也没跟谁道歉,小孩子嘛,闹个别扭莫名其妙的就和好了。二宫和也看智怎么看怎么新奇,这么小的人,身上还带翅膀。二宫比了一下,大概只比他的手掌长了那么一点点,玩儿心上来了,也就顾不上刚刚才被这小东西压的胳膊酸了。


“你飞一下我看看~”


“……”智还因为刚刚二宫把他甩到地上生着气呢,没有搭理他,啪嗒啪嗒拍着翅膀飞到了樱井肩上,委屈的趴樱井耳边告状说他刚刚摔我。


樱井基本算是个护短的人,指责二宫说你怎么能摔他呢,他那么小摔坏了怎么办,你这个人做事真是不计后果。他说这些话的时候完全没意识到是他家小精灵先蹬鼻子上脸的。


“等等等等…”相叶越看越糊涂,谁?他们俩在说什么?弄不明白啊,看松本也是一脸茫然的样子,“你们在说什么?谁飞一下?”


“!!”樱井这才想起来事件的关键——二宫和也看到智了!


惊讶的伸出食指指着二宫,对方一脸「对,就是这样」的表情耸耸肩。


说真的,樱井翔被shock到了,说好的他的小精灵只有他能看得见呢?什么狗屁设定果然都不存在,所以说为什么二宫和也能看到智,相叶雅纪和松本润却看不到。


“他们不会害怕的话,我也可以让他们两个看到我哦~”


小精灵这么说完,下一秒屋子里陷入了一片寂静,寂静之后是相叶雅纪的尖叫。


“你是不是害羞啊,没关系,来,你摸摸我吧。”小精灵不知道为什么去逗了下松本润,然后就看到那个总是一脸严肃的小包子,变成了红彤彤的小苹果。


 


 


4.


樱井翔明白了就算不长个的青春期,依然是青春期。


 


“翔ちゃん,给你这个!”


放学的时候相叶塞了本色彩艳丽的杂志到樱井手里,智好奇的够着脑袋想看看是什么,还没看清就被樱井慌里慌张的塞书包里了,再问他是什么东西也不说,智撇撇嘴心想反正回去就知道了。


樱井回到家之后还是和往常一样坐下就写作业,但又似乎和往常不太一样,今天的樱井有些急躁,单词拼错了好几次,本子也因为太用力被擦烂了一次,智坐在书桌的角落里嗑着葡萄晃着腿看他,直觉和书包里那本杂志有关。


等樱井终于在手忙脚乱中完成了作业,智期待的飞到书包旁边坐好,樱井伸向书包的手却停顿了下来,一脸窘迫的看着智。


“你谈过恋爱吗?”樱井放下手问智。


“是什么?”智摇了摇头,不知道樱井问他这个是要干嘛,他现在只关心书包里的东西,能让樱井心神不宁的东西,他倒要看看究竟是个什么来头。


“……”樱井沉默了片刻,把书包拉好挂起来,然后洗澡去了。


 


智虽然长得像个小孩子,应该也活了好久了吧,精灵活的年头总归比人类长许多,不知道智几岁了,但是那样的书籍,以后还是不要当着他面看比较好。


樱井懊恼的想着明天到了学校要联合二宫教育相叶一顿,那个人的工口属性一定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同龄男生里面第一个看色情录像带的也是他,据说当时还硬拉着二宫和也一块儿看的,好像没看完就因为企图当着二宫的面脱裤子办事,被二宫揍了一顿后乖乖把录像带还了,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自己再偷着看。


是该教育教育,小小年纪纵欲过度可不好。


打定主意后,冲掉沐浴乳准备泡会儿澡,突然浴室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缝,樱井不悦的喊了句洗澡呢快出去,就看见智光着屁股悠悠飞了进来。


“诶嘿嘿…翔ちゃん☆”停在樱井面前之后,冷不丁摆出S型对樱井抛出一个wink,樱井完全是看呆了,愣了五秒钟才回过神,傻了吧唧的问你干嘛。


“翔ちゃん喜欢这样的吧~”智一脸得意的说完,樱井又愣了下反应过来他翻自己书包看到那本杂志了,霎时尴尬的面色通红,连解释都变得结结巴巴。


“翔ちゃん喜不喜欢我呀?虽然我觉得那些女孩子都没有翔ちゃん好看…翔ちゃん你为什么不看我,在害羞吗?”智还越玩越上瘾了,兴许是在模仿书上那些人,不停的变换着造型逗弄樱井,正玩得开心呢,被樱井一把提住胳膊就拎到了眼前。




好了樱井,把他扔出去


 




5.


说到底智还是离不开樱井翔。


 


那件事情过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智都不愿意让樱井帮他洗澡,睡觉也衣服穿得整整齐齐留给樱井一个骄傲的小背影,樱井也不知道从何下手去哄他,因为真的是过分了嘛,哪有人一言不合就猥亵对方的,反正智每天早上还是扯啊扯的爬到他头顶,只不过跟他说话的时候带着些闹别扭的情绪。


“上次的事情,对不起…不会对你做什么啦…”虽然樱井这么说了。


智任性的表示我不听听不到,咔嚓咔嚓啃了樱井一脑袋饼干屑,然而当事人不敢怒也不敢言,在好友看热闹又带着点儿怜惜的目光中放飞自我,端正的打开本子涂了一只像老鼠的狗。


啊,虽说是很长一段时间,但是这两个人比较黏糊嘛,其实这种日子也就维持了一个礼拜,毕竟小精灵一个人洗澡会寂寞的嘛,然后发现了新大陆的少年樱井偶尔还是会对小精灵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怎么说呢,这个岁数男孩子的好奇心吧。


喜欢你就要欺负你呀。


 


樱井中学毕业的时候,二宫和也说要给他和智拍一张照片,于是那天智被樱井(用从妹妹的娃娃身上扒下来的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像个小玩具似的,站在樱井头顶上的样子神气十足。


相叶看着喜欢的不得了,捧在手里不知道该怎么疼才好,就算被智软绵绵的吐槽说像个变态也乐呵接受了,智也被感染的跟着傻笑,一旁的饲主实在看不下去就提着小精灵的衣领放回自己头顶了。


最后照片洗出来,唯独没有智,二宫的心情不是很美好,怕樱井和相叶知道了胡思乱想,就告诉他俩说胶卷曝光照片坏了,俩人还抱怨了他好久,二宫笑着戳戳樱井腿上失落的智。


“对不起啦。”


 


 


6.


樱井翔打算上了大学就出来住,然后给智买好多好多漂亮的小衣服和小餐具。


 


备考的那段日子里樱井通常忙的没有功夫去管智,就算是自在随性惯了的小精灵,在每次和樱井搭话都被敷衍过去几次之后,寂寞又难过,连爱吃的草莓都吃不下去了,坐在书桌的角落里沉默的看着樱井。


翔ちゃん好累啊,都开始掉头发啦…智捏起桌面上遗落的几根毛发,抓在手里捋来捋去,忧心着樱井的发量。就算是个帅哥,如果变成秃头的话也没有女生会喜欢了吧,不过幸好翔ちゃん还有他,智最喜欢翔ちゃん了,比以前跟樱井告白的那几个女生的喜欢加起来都多,大概多…


智用他的认知和计算方法算了一会儿,得出的结论是,多出了一整个地球的花蜜那么多。智满意的点点头,笑眯眯的继续看着樱井。


 


樱井写完笔记抬头一看已经过了凌晨了,智不知道什么时候爬到了他的腿上,看起来是困的不行了,头一点一点的像是马上要掉下去,没等樱井把他提起来呢,咚——地一下就砸地板上了。


樱井吓了一跳,看他没喊疼也不起来,但是也没有睡着或者昏过去,就安静的睁着眼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没事吧?”


“好空虚哦…”


“不痛吗?”


“很痛,屁股。但是好空虚哦…”


明明是死不了的小精灵,现在却一脸生无可恋的样子,樱井忍不住噗哧笑出声来,故意不去理他开始收拾桌上的书本,余光一直关注着地上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家伙,大概过了五分钟左右,小精灵就气鼓鼓的自己爬了起来。


“翔ちゃん大笨蛋!”说完一个人钻进枕头上樱井给他买的小毯子里睡觉去了。


樱井憋笑憋了好一会儿,感觉都要窒息了,才把笑意压了回去,翻身躺到床上,脸朝着智吹了一口气,智身上的小毯子就掉了下去,不给人骂他的机会,伸出两根手指把人捏着放到了手掌心里还亲了一下,得意的看着小家伙从恼羞成怒到满面绯红,忍不住又亲了一下。


 


 


7.


后来,樱井翔的小精灵还是离开了。


 


樱井上了大学之后真的从家里搬了出来,虽然说好给智买的小衣服和小餐具都没有买,两人过的倒也开心,偶尔二宫会跟一直以来那样拖着两条小尾巴来玩游戏,松本每次来都带着好些件手工缝制的小礼服,哦虾类到就算没人看得见智也不好意思穿出门,但是面对孩子纯真的眼神,也不好意思拒绝接受,于是樱井家桌子下面就堆了两个鞋盒的小衣服。


日子这么过着,樱井20岁生日那天,送走了喝饮料也能喝醉的相叶,和偷偷喝了两口樱井的酒依然清醒的二宫还有松本,刚关上门回到屋里,智突然跟他说要走了。


“翔ちゃん,我可能要离开了…”


“离开?什么意思?你要去哪儿?”樱井一时之间还没有处理好这个信息,懵懵的把智托在掌心。


“不知道呀,感觉…要和翔ちゃん分开了…可是我要去哪里呢…”智的脸上也是前所未有的困扰和认真,一副难过的要哭出来的表情,他直视着樱井的眼睛,然后就真的哭了出来。


“不要哭不要哭,这只是你的错觉吧,没事的,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哪儿也不去。”樱井努力安慰着哭成了花猫的智,自己的内心也乱成一团。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智就真的不见了,如果不是桌子下面那两盒小衣服,樱井都要以为以前发生的一切都是梦,是幻觉了。所以说智究竟去哪里了,回到他原来生活的地方了吗,他离开的时候为什么不叫醒自己呢,想去找他可是又能去哪儿找他呢。樱井表面上一如往常的去上课打工,晚上洗澡的时候习惯性的喊智快进来,得不到回应打开浴室门催促智快脱衣服,看到空荡荡的桌角…发觉心里原来也变得空荡荡的。


比起在学校和公寓,回到家里才是最让樱井难受的,在那个房子里,和智一起生活了十几年。每次放学进门弯腰换鞋的时候,智就啪嗒啪嗒飞到鞋柜上乖乖的等着,等他换好了鞋子,智再啪嗒啪嗒飞到他的肩膀上挂着,两人一路穿过客厅走到厨房,樱井从冰箱拿出一罐可乐噗——的打开时,智会莫名的情绪激动,窜上窜下闹着要喝,樱井就会翻出一个装酱油的小碟子倒进去一点儿,智就会像只小猫似的扒着边儿一口气喝下去然后打个嗝,每次樱井都笑他像个大叔,回到樱井的房间,智跟力气透支似的把自己摔到枕头上要死不活的说好累啊今天也好累,樱井马上就会笑起来吐槽说自己背了他一天才累呢,智就摆摆手说不一样才不一样呢翔ちゃん是溜肩我可是很努力不让自己掉下来呀,每次都把樱井气的不知道该怎么反驳,只能掏出书本写作业,过一会儿见樱井不理他,智又会蹭过来撒娇,在樱井腿上打滚,或者吊在樱井的手腕上打秋千…


现在也没有人会每天在樱井耳边吐槽他溜肩了。


 


 


8.


樱井搬出了原先的那间公寓,相叶约了他几次也都被拒绝了,不想被知道他和智大部分事情的人询问智的去向,比起任何人,他最想知道智的下落。


躲避着现实过了一个学期,被二宫在兼职的店里堵了个正着,尴尬的跟对方打了声招呼就要逃走。


“他根本不存在。”


二宫突然对着樱井的背影说了这么一句话,樱井颤抖着转身,望着二宫的眼神绝望又恐惧:“是我的幻想吗?”


“不,不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不是幻想…他是真的,但是他真的不存在…”很明显樱井误会了他的意思,二宫烦恼的抓了抓头发,不知道该如何跟樱井解释,只好把口袋里的照片给樱井看,就是中学毕业时拍的,每一张都没有智的,那些照片。


 


和二宫见过面之后,樱井像是找回了以前那个开朗健谈的自己,搬回了家里,还专门在网上买了些玩偶用小衣架,把松本送给智的那些小衣服都偷偷挂了起来,每天乐呵呵的过完了大学生活。


实习的那家报社领导也挺看好他的,有天给了他一个单独采访的机会,采访对象是高中毕业就接手了家里中餐馆并且因为经营方式独特而大热的年轻店主。


樱井觉得这个描述有点熟悉,打开资料第一页右上角赫然印着相叶雅纪的照片。是他嘛~樱井舒了口气,是熟人的话就方便多了,晚上顺路过去和他聊聊吧,正好最近因为新入职忙得乱很久没在一起喝酒了。和相叶提前打了声招呼,樱井下班后就直接奔着相叶的中餐馆去了。


 


“正好我要给翔ちゃん介绍一个人。”相叶在电话里似乎有些兴奋的说。


 


樱井到了后找了个人相对少一些的角落坐下来,要等到相叶闲下来大概得后半夜了吧,明天刚好是连休,樱井悠哉的独自喝着小酒看着店里来往的客人,低头的时候余光一瞥好像看到了一位故人,惊得抬头望过去。


什么嘛,只有喝醉了的大叔和带着孩子来吃店长特制料理的年轻夫妇,哪里有什么故人。


他不知道他已经练出了千杯不醉了吧,他怎么可能知道。樱井自嘲的笑笑,低下头继续喝酒。


 


凌晨过后,店里变得越发寂寥,相叶在料理台后面跟樱井示意再等一下,给面前已经醉的开始说胡话的年轻男子倒了一杯茶后,擦擦手走了过来。


“翔ちゃん你稍等。”说着转向后厨的方向喊了谁的名字,得到里面那人的回应后回头对樱井笑的神秘。樱井心里一悸,只觉得那人的声音太过耳熟,带着莫名的紧张看着被帘子阻隔了视线的屋子,手心微微冒出了几丝汗。


没一会儿帘子被掀开,打里面走出来一位身材相对瘦小的男子,懒洋洋的朝着这边来,张口声音黏糊的像是嚼了满嘴的棉花糖。


“你好,我是大野智。”


“さ……”樱井震惊的只发的出单字音节,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眼前这人。


大野智歪着脑袋瞅樱井,连苦恼时的样子都和那人一模一样,过了会儿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似的,唇边漾起了一个又大又好看的弧度,张开双臂就跳进了樱井怀里。


“翔ちゃん~~”


樱井下意识圈住了他怕他掉下去,大脑里一片空白。


诶?


谁?


什么情况?


为什么?


 


是啊,为什么呢。


 


 


所以说没有为什么嘛。 








- END -

评论(2)
热度(240)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