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文随缘。
是个变态。
一生悬命喜欢大野智

【SO】好似温柔满溢

BGM:德永英明- やさしさで 溢あふ れるように 

(此链接为网页链接,可以听。这首歌只有kugou没下架)

十二岁年龄差,年下

被收养和监护人的关系

节奏比较快,所以不太虐

文风 傻白苦?




巡る季节の中でも この手を离さないでいて
二人を繋ぐ想いが 决して色あせないように

季节更替,岁月流转,我都不会放开你的手。

两个人的羁绊,绝不会轻易褪色。







       “真可怜啊,还有个这么小的孩子呢……”

       “唉……樱井夫妇是好人啊……怎么就……”

       ……

       身边的人叽叽喳喳地背地里说着什么,大野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他留意到那个一直端坐在灵柩旁边的瘦弱的小孩,原本应该灵动的大眼睛像是干枯了,咬着下唇,机械地对着每一个前来悼念的人行礼。

       大野是樱井家的远方亲戚,其实也没什么血缘关系的了,但是樱井夫妇生前很照顾大野父母,所以当听闻哀讯也急忙赶来,帮着孤苦无援的遗孤处理后事。

       大野冷眼看着那些从来不亲近樱井一家的所谓的亲戚,互相推卸着抚养小孩的责任,就连一旁号称“天使律师”的成濑先生都忍不住皱眉头,不动声色地把公文包开口掩好。

       大野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热心得过分的人,但是看着人群中央,木然地跪坐到现在的那个小孩,不知道哪里生出来的正义感驱使着自己,不能放任不管。

       “我来领养他。”

       一番话,惊得众人都望向大野,就连快要具化成雕像的男孩也惊愕地抬头看向这个从来没见过的人,然后又扯出一丝苦笑,恢复原样。

       “智?”

       大野的母亲惊讶地喊了一声,虽然大野夫妇本也有这个打算,但是她太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了。

       “我要领养他。”

       看到众人或疑惑,或不怀好意的眼神,大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内心。站起身来,揉了揉酸痛的膝盖,斜眼睨了那群只会嚼舌根的人一眼,许是多年来留长的金发和自带的高冷不良气息起了作用,那些人顿时就噤声了。大野也不管他们,径直走到小孩的面前,不顾对方眼里的戒备,软软地笑着,摸着对方的头顶,柔声道:

       “跟我回家吧,櫻井くん。”

       大概是眼底的真诚打动了这个小朋友,只见他伸出白细的手,轻轻握住了大野的指尖。大野笑着反手把小小的手掌握在手心,然后架着对方瘦小的身板让他慢慢起身,另一只手轻柔地揉着他的膝盖。

       “你分明是在觊觎樱井家的财产吧!”

       一旦有人说出这句话,周围的人纷纷在指责着大野。

       大野倒也不在意,只是他感觉扶着的小人儿忽然僵硬的身体,垂眸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头看向一直在旁边默默注视的成濑律师,对方见到大野温柔地摸着小孩的头顶,眼神却是认真坚定。

       “樱井家的财产我一分钱也不要,该是谁的,就是谁的。”

       “你说的容易!你有什么能保证你不是抱着这样的野心吗?”

       “没有。”

       似乎是被大野不按常理的回答噎住,露出丑陋面孔的亲戚反而愣在原地。

       “既然成濑先生也在,那不如做个公证就好。我不会拿樱井家一分钱,但是这个小孩,请由我来照顾。拜托了。”

       大野朝着众人深深地鞠了个躬,众人都沉默着看着成赖先生拿出纸张拟定协定,大野母亲则是在丈夫怀里捂着嘴落泪。

       还是有个别不满的人企图阻挠,被成濑律师不知道用什么招打发了。

       最后牵着人的大野对着成濑律师再次鞠了个躬,还没开口,就被对方打断。

       “我也是为了樱井夫妇,他们肯定也不希望自己的小孩受到不好的待遇,再者,跟着我也不是好选择。”成濑低头看着樱井苦涩地笑了笑,“我才是,谢谢你,大野さん。有需要帮助的请尽情开口,鄙人一定竭尽全力,只要我还活着。”

       大野朝着站在廊下的成濑和父母招了招手,打着伞步入雨中。

       “对了,你叫什么啊?”

       “……しょう。”

       “嗯…さくらい しょう…是个好名字呢。我叫大野智,请多指教哦,翔くん!”

       “嗯。”

 



       那就是大野和樱井的初次见面。

       之后大野的人生,开始发生了变化。辞去了义无反顾加入的剧团的工作,剪掉了长发染成黑色,开始打着领带,正正经经地在父亲安排下成为真正的社会人。后来大野了解到樱井已经14岁了,所以为了补充过于瘦弱的樱井的身体,常常下颌夹着电话,照着母亲的食谱来制作营养丰富的料理。

       樱井本就在上庆应的学校,大野认为这学校也挺好的,虽然贵了点,但是没关系,他可以尽量缩减自己不必要的开支,自己领的薪水已经足够,画画什么的全都被他抛在脑后。

       樱井由一开始还带着戒备的心到依赖大野,名义上的监护人的身份,但两人之间十二岁的年龄差,也不可能让樱井开口喊大野爸爸,只好退而其次叫他“兄さん”。

       平和的日子一天天过去,樱井跟当年的大野不一样,是个立派的优等生,一步一个脚印地毫不偏离轨道地走在康庄大道上。

       可是在高中即将毕业的那一年,樱井突然来了个180度转变。

       早上开始樱井就没有跟大野说过一句话,连早餐也只是叼着块面包就要跑走,临出门被大野抓住了包包,把便当塞进对方手里,看着对方莫名的闪避不解地歪着头,想要去试探体温的手也作罢,站在门口一如既往笑着送着人出门。

       “感觉也没发烧啊……今天很热?”

       当天下班回家发现家里还黑着灯,以为樱井还在升学班,没有在意地去厨房开始处理今晚的料理。结果饭都做好了,还是没有等到人回来。急得在客厅打转的大野,后知后觉才掏出手机要拨出号码。

       这时,门口传来了动响。

       大野连拖鞋都忘记穿,匆忙地踏出地毯,却被玄关里一头耀眼的黄毛的樱井吓了一跳。

       樱井抿着嘴看着大野的反应,星目剑眉的样子还是如此招人喜欢,大野视线稍微往下,被耳朵上闪耀着的耳钉吸引了目光。樱井满意地挑着眉凑近了大野,反应迟钝的大野在对方鼻尖快要触碰到自己鼻尖的时候,才猛地红着脸退后了几步。

然后就被人发现自己没穿鞋了。

       大野跟在樱井身后,踢拖着不合尺寸的拖鞋,默默感叹这几年樱井的身高窜得真快啊,应该跟自己一样高了吧,不,可能要高一点点?

       原本好看的脸,就算皱眉也是好看的。就是唠叨了点……

       大野也清楚,自己当初在剧团不顾身体素质的练习,落下了膝盖的病根,医生千叮咛万嘱咐不能着凉,自然是被背着他去医院的樱井全部记在了心里。

       樱井让大野坐在沙发上,小心地揉着大野的膝盖,眼里的担忧让大野默默把“就这么一会儿没事的”吞回了肚子里。抬手轻轻碰了碰有些红的耳垂,心疼地问:“疼吗?”

       “不疼。”

       樱井扶着大野的膝盖,仰着头望着大野的眼睛良久,然后又站起身,掀开衬衫露出肚脐,上面也有一个闪亮亮的脐钉,就像主人一样张扬而耀眼。

       大野抚摸着肚脐边上的肌肤,紧致的腹肌因为忽然的触碰微微起伏,仰着头看着樱井咧着嘴笑得意气风发:“不疼。”

       这个变化像一首小插曲,大野并没有因此责怪樱井,就算老师致电,也只是说我信任他这种话。

       只是从这天开始,樱井不再叫大野“兄さん”,而是开始用更加亲昵的称呼。

 


       智くん。

 


       樱井高中毕业那年,大野正好30岁,看着被人群簇拥着的少年,仍然顶着黄色的头发,但是却没有任何违和感,仿佛这个就应该是这样肆意的模样。

       感觉到这个少年在一步一步地远离自己,没来由的心慌。

       大野隔天就辞掉了会社的工作,在当初剧团里认识的一个观众帮助下,开始重新拾起了画笔,开始重新描绘自己的梦想。

       樱井听说了大野的决定,没有表达什么反对的意见,只是默默地转过身,挡着脸,整理了一下头发。

       那位帮助大野的观众,自然成为了大野的编辑。

       某天,没课放假的樱井拉着大野窝在地毯上靠着沙发看着电影,大野蹭了蹭有些溜的肩,看得昏昏欲睡。忽然之间被门铃惊醒,睁开惺忪的眼睛却发现电影早就结束了,DVD自动弹了出来,樱井则是别过脸,露出了一个侧脸只能看见高挺的鼻梁和肉厚的嘴唇给大野。

       那位编辑就站在玄关,盯着樱井良久,然后面无表情地移开视线,又对着大野笑了笑,扬起手中的文件袋,说自己是来对稿的。

       准备起身的大野注意到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拿下外套递给樱井,对方接过后匆忙地说了一句“我回房间”就跑开了,中间还被沙发绊了一跤,大野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樱井往前一顿,看着对方什么也没说进了房间。

       “潤くん辛苦你跑一趟了。”

       编辑叫松本润,因为与大野熟识多年,而且为了防止大野为了画画废寝忘食,所以也有一把钥匙。

       松本笑着摇了摇头,进入客厅后,偏着头望了樱井的房门一眼,最后还是什么也没说,摊开了袋子里的画稿开始校对内容。

 


       平衡在渐渐崩坏。

 


       在街上遇见町田,大野很是惊喜。这个当年一起在剧团里打拼的伙伴,是大野曾经为了梦想奋不顾身挥洒汗水的证明。

       “おおの你还是老样子吗?”

       “我重新开始画画了。”

       “是吗?那太好了啊……”

       町田端起面前的饮料喝了一口,无名指上的戒指是如此明显。

       “你……”

       “我向女朋友求婚了。”

       “啊……恭喜……”

       “我啊,前段时间见到秋山了,他好像很幸福的样子,我稍微有点憧憬,那样的生活。所以求跟女朋友求婚了。”

       町田望着旁边落地窗外行色匆匆的路人,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大野望着那样的町田出神,忽然对上了对方有些湿润的双眼,

       “我希望你也可以得到幸福。”

       大野低下头,看着杯子里并不喜欢喝的咖啡不出声,小小地抿了一口,好苦。

       两人告别前,町田撞了撞大野的肩膀,问他樱井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大野望着町田,什么也答不出来。町田皱着眉,揉乱了稍微变长了一点的大野的头发,说出的话语消散在寒冷的空气中,然后无奈地笑笑,转身离去。

       大野哈出一团白气,还是觉得,咖啡好苦。

 



       “我说大野さん,你也是时候该松开手让樱井自己朝着前面走了吧。”

       觥筹交错之间,端着酒杯的松本不经意地开口,视线并没有看向大野,只是望着调酒师华丽的动作,不失优雅地品尝着酒。

       大野握着酒杯的双手微微收紧,水晶的杯壁上漂亮的花纹硌得手疼,他也不在意,望着杯中折射着灯光的酒出神。他在想,为什么连松本润都要对自己说这一番话?参与着樱井翔成长的自己,究竟是哪一步走错了呢?

       杯中的酒面晃了一下,大野忽然伸手摸了摸眼角。

       干的。

       再看松本,他握着大野的手腕,担忧地望着不自觉的小动作的大野。

       大野动了动嘴唇,声音已然沙哑。

       “潤くん……我……”

       抬眼的瞬间,泪水才是真真切切地从眼眶里流下,大野却浑然不觉,固执地望着松本,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和樱井的点点滴滴像走马灯似的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回过神来的时候,大野已经被松本拥入怀中,手掌轻轻抚过后脑勺上的头发,落在背上轻轻拍着,他听见松本无奈地声音在耳边响起:“我会帮你的。”

       帮我什么?

       大野抬手扯住了松本的袖子,埋在松本的肩窝默不出声。

       周围的欢声笑语仿佛另一个世界,嘈杂的,掩盖了开关门的风铃声。

 



       心中的郁结无处可泄,只能化为灵感不分日夜地画画,画完就去酒吧喝酒,如此死循环着重复着。

       直到某天,喝得醉醺醺被松本拎回家,挂在松本身上又是撒泼要喝酒又是圈着对方脖子往上蹭,正好撞到黑着脸坐在客厅里的樱井看着这一幕。

       松本无视樱井,想把醉鬼带回房间,经过的时候却被樱井扣住了大野的手腕,把人硬生生地从松本怀里扯了出来,不分青红皂白地就朝着大野吼。

       “你能不能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啊!以为自己还很年轻可以随便折腾吗?还是酒吧里有艳遇啊!让你这么流连忘返!”

       踉跄了几步的大野,抬头看着冲冠眦裂的小狮子,伤心原来对方心里是这么想自己,却哑了嗓子,翻滚的苦酸水从胃里往上涌,他只能拼命挣脱被樱井捉住的手,但却让对方越收越紧。多日来累积的负面情绪在此刻爆发,大野也是破罐子破摔的表情,

       “你是我的什么人啊!你不过就是我收养的一个小孩而已,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啊!”

       樱井红着眼,死死地盯着大野,下唇几乎要被咬得失血发白。

       这时松本突然插了进来,轻易地卸掉樱井扣在大野手腕上的力气,揽着大野回房间。

       大野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无力又绝望的声音:“你要丢下我了吗?”

       并没有回应樱井的话,大野任由松本关上了房门,隔开了两个人的世界。

       抱着膝盖坐在地上的大野,木然地听着外面“砰”的关门声,松本蹲在他面前,一下一下抚摸着大野的脑袋。

       “潤くん,对不起。”

       顺着头发的手指顿了一下,继而又抚着。松本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大野把头埋在膝盖,看不见对方的表情,

       “我们……是朋友嘛……只是这次之后,櫻井さん应该更加厌恶我了吧~”

       故作残念的上扬语调,并没有缓和多少气氛,松本叹了口气,离开了房间。

       恢复静谧的空间,隐隐的啜泣声泄出。

       “凭什么,要毁掉翔くん的未来呢,就算是我……”

       喜欢你。

       那又如何?



       在松本的安排下,休息了好一段时间后,大野还是记得有杂志急用自己的插画,不想让身为总编的松本感到为难,大野还是强打着精神开始工作。

       在去编辑部交稿之后,走出大楼,大野裹紧了羽绒服,把被冷风吹红的脸埋进围巾里,想着要不要快速跑去地铁站比较好。

       然后,他看见了跺着地上的积雪的樱井,心灵感应般抬起头望向自己,揣在口袋里的手拿出来朝着这边招了招手。自从那天吵架之后,樱井一直待在学校没有回家,这样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大野觉得樱井还是那样朝气蓬勃的样子,一头代表青春的黄发明显地昭示着两人之间的距离有多远。

       大野觉得欣慰又难过。

       挪着步伐慢慢走向樱井,慢慢缩短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樱井整理了一下大野没有围好的围巾,然后自然地牵起大野的手往前走。掌心相贴传来的体温,大野吸了吸鼻子,把脸埋得更深了。

       两个人像以往一样,乘上地铁,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出了站,一起吃了热腾腾的乌冬面,然后再漫步回家。

       只是没有再牵手。

       两个人都沉默地走着,稍微快些的樱井走在前面,落在身后的大野盯着已经附上一层积雪的地面,鼻尖已经冻得有点疼痛的感觉。

       “兄さん……”

       忽然,太过久远的称谓在静谧的空中响起,塞住的鼻子好像更加疼了。

       “我想染回黑发了。”

       大野猛地站住了脚,望着前面那个人即使在黑夜中也很亮眼的黄毛,不解地睁大了眼睛。走在前面的樱井脚步随着身后暂停的脚步声稍微顿了顿,还是依旧往前走着,拉开了好一段距离的大野慌忙地跟了上去。

       “翔くん决定好的话,就去做吧。”

       带着浓重鼻音的声音更加黏黏糊糊的,樱井不可察觉地皱眉,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句:“嗯。”

       走到楼下,樱井停住了前进的步伐,后面的大野猝不及防撞上了不知何时变得宽厚的背,揉着发红的鼻尖,被人搂进了怀里,轻柔的,像是什么易碎品。

       “我回学校了。”

       “……嗯。”

       松开了怀抱,樱井对着大野勉强笑了一下,藏在头发下的耳钉很不应景地闪耀着,樱井把手揣回兜里,转身离去。

       久久没有声响的感应灯啪地熄灭了,大野看着在路灯下慢慢远去的背影出了神,直到那个人消失在视野,大野还是站在原地不动,任天上飘落的细雪落在脸颊。

 



       樱井家远在美国的祖父希望樱井过去跟随他生活,方便以后接下樱井家的事业。

       大野接到樱井祖父的电话很是诧异,对方却解释是因为成濑律师的建议,所以才会放任他们不管这么多年知道樱井大学毕业。而如今,成濑律师也早就不见踪影,樱井祖父却还是坚守着与对方的口头协议,是因为他认为在充满爱的环境下成长,比自己家族勾心斗角好多了。但无法忽视的樱井翔的才能,是樱井祖父所需要的。

       大野把樱井祖父的话原话转达给樱井翔,对方听了之后并没有立刻给回复,反正大野给他祖父的回答也是需要几天时间考虑。

       樱井望着大野,大野却避开了视线,樱井只好叹了口气,沉默着回到房间。

       接下来的日子,大野很明显地感觉出樱井开始变得忙碌,偶尔能瞥见他包包里的托福书,大野回拨了樱井祖父的电话,告诉对方樱井翔同意去美国的这件事。放下电话却感觉怅然若失,只能要哭不哭地告诉自己,这是为了樱井翔好。

 



       等樱井准备好一切之后,已经是半年之后。

       大野跟在拖着行李箱的樱井身后,看着他办理登机牌,办理托运,然后一起走向安检口。已经变得高大许多的樱井,和依旧原样甚至更加瘦小的大野,两个人的身份仿佛调转了似的。

       “那,我要走了。”

       “……”

       大野低着头没有回答,樱井不死心地凑近了大野,却没料到对方忽然抬起头,又是鼻尖对鼻尖的距离。大野望进樱井的眼里,即使瞳距不断缩小,那里面还有自己的身影。

       大野吻住了樱井。

       从今天开始,我们就不是监护人和被监护人的关系了。

       可是都无所谓了。

    看着樱井的离去的背影,大野突然想到以前那个飘着细雪的夜晚,他也是只能站在楼下默默望着樱井一深一浅地踩在雪地里,哈着气慢慢走出自己的视线。

       即便是密密麻麻的人流中,樱井还是那么显眼,就算不再是一头不羁的黄毛,不再是周身防备的小狮子,柔和了棱角,当初只能牵着自己衣角的人,逐渐长成了自己只能遥望的样子,渐渐消逝在人群中。

       大野突然就红了眼眶,滚烫的泪珠从被冷气吹得冰凉的脸上划下,像个走丢的小孩子一样,捂着脸无措哭泣着,止不住的哽咽从喉咙呜咽而出,路过的旁人纷纷转头看向这个伤心得几乎要跪在地上的男人,却没有人上前。

       任由他站在不停流动的人群中,孤独得像樱井翔来到他世界之前的样子。

 

 

 
















       忽然有个人夹着风,抓着了大野的手腕,把人揽进怀里。泪水迷蒙的双眼从指缝间望去,只能看到对方身上衣服的布料,有力的双手像是害怕失去什么紧紧拥住了他。

       渐渐打湿的衣服,泪水渗透到胸膛的肌肤上,机场的温馨提示响了又响,大野吸着鼻子反手抱紧了对方。

       “行李怎么办?”

       “只能丢掉了。反正我最重要的宝物还在我怀里。”

       一直最喜欢的大眼睛亮闪闪的,大野仰着头轻轻吻在对方新长出来的胡渣上,

       “バーカ。”

 

—————END———————

我几乎是听了一天的这首歌

どんなときも そばにいるよ
离れていても そばにいるよ

这两句是最虐我的。

无论何时,我都在你身边。

即便分离,我也会在你身边。

当时就脑补了一万字虐文(虽然这个没有一万字

本来还能写得更加细节化,可是我脑洞太虐了,我都写不出来,只能虐的自己要生要死。。。

这首歌在哔站有个SO的视频,联动av5268720

明明好甜,愣是被我嗅到了虐的味道我也是没救了。。

里面翔哥说过一段话:“虽然不怎么记得入社之后是怎么交上新朋友的,但是大野智如何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却记得特别清楚。”

然后就有了监护人和收养的设定



这篇应该不太虐,因为节奏太快了


评论(21)
热度(195)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