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填坑。是个变态。

愛や厭(上)

愛や厭

☻SO

☹SO

双方伪出轨慎入

天然出没


 

0

    “ごめん、智くん。”

    “……”

    “我下次一定……”

    电话那头的沉默,不禁让樱井心揪了一下,差点又要脱口而出的承诺却被对方笑着打断,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语气温柔地说了理解自己这样的话。

    “大丈夫だよ。”

    樱井对一瞬间松了口气的自己厌恶至极,却又很快释然。

    秘书在呼唤自己,樱井只好匆匆交代了几句,让大野记得吃饭不要光顾着画画,末了还是加上了句对不起。

    被挂掉电话的这边,大野面无表情地抓紧了手机,已经感知不出掌心里的炽热到底是因为长久握着手机,还是被衣服严严实实裹住的缘故。

    把手机随意地往地毯上一丢,解开绑的漂亮的围巾,环顾了宽敞的客厅一圈,大野发觉又剩自己一个人了。

    在阴影里亮起的屏幕,弹出的消息依旧是那句该死的对不起,以及不知过久没有兑现过的承诺。大野厌恶地把手机踢到沙发底下,已经连去把无用的信息删掉的欲望也消失殆尽了。

    相同的话语躺在垃圾箱里的不知道有多少,承诺也连同被人遗忘。

    大野重新系好围巾,拉开大门,匆忙逃离了这个令人艳羡的樱井翔家。

 

1

    “怎么了,他这是又跟樱井翔吵架了?”

    “他们怎么会吵架?肯定是他一个人闷着什么都不说,赌气了吧。ね~”说罢,就要伸手撸一把大野的头毛,被大野嫌恶地挥开了。被这样对待了也不生气,对坐在大野旁边的人做了个“看吧我就知道”的姿势,继续擦拭着酒杯。

   大野趴在吧台上,一个劲地灌着洋酒,眼神迷离地望着光怪陆离的世界,任身旁的男大姐叽叽喳喳地跟酒保聊着天,摇摇晃晃地就要从高凳子上下去,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幸亏被身边一个人扶住了腰。

    “嗯?”

    大野眨巴眨巴眼睛,勉强看清楚了腰上的手并不是男大姐漂亮的做了美甲的手,而是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的有劲的手。

    明显被突然出现的人愣住的男大姐,这才反应过来从对方手中接过拼命睁大眼睛盯着对方的手的大野。

    嘿!大野竟然还有点不情愿从对方怀里离开。

    好嘛,我最喜欢看别人移情别恋这种事了。

    干脆地把大野往对方怀里一塞,给了别人一个“照顾好他”的wink,心想,反正对方这么帅,这波不亏,心安理得地伸手堵住酒保还要说什么的嘴,就算被横了一眼也当做什么也不知道。

    一边嘬着酒,一边接受着酒保的轰炸,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比起樱井翔那个小混蛋,他宁愿相信那人把大野往怀里搂的时候的眼神。

 

2

    “しょ、翔ちゃん…”

    “我不是翔ちゃん哦~”

    “不、不是翔ちゃん……”

    怀里的小猫突然挣脱了自己,摇摇摆摆地自己往前走,好像还能听到被人遗弃后从喉咙里发出的呜咽,让人怜爱不已。

    快步上前,揽住步伐不稳的小身板,微微皱起眉头,摆正对方的身体却发现脸上一滴泪水都没有,视线不知道焦点在哪,眉间全是心碎。

    心疼地把人拥入怀中:“まさき。我是まさき哦,おおちゃん。”

    “まさき?”

    “雅紀だよ。”

    黏糊糊的语调,奇怪的发音。叫雅纪的那个男人轻轻地拍着大野的背脊,回答里带着的笑意,呵出的气体喷洒在大野的通红的耳根。

    大野突然想到,很久之前就用奇怪的音调喊着自己名字的那个人,染着金发嚣张跋扈的样子,渐渐地跟面前的人重叠,明明除了发色一点相似的地方都没有。

    大野伸出手,回抱住面前的人。

 

4

   学生时代的樱井翔在众多平凡的人里,无疑是闪闪发光的存在。跟普通的优等生不同的是,樱井翔什么都会,什么都敢做。染了一头金发,衬得棱角分明的脸庞越发的英俊,像个小狮子似的,浑身带刺却迷得女生一浪一浪的。

    大野明明是长他一年的前辈,但还是被这个学弟吃得死死的。

    明上樱井还是受人爱戴的学生会会长,暗里却是滥用职权把大野圈死在自己保护范围内的幼稚鬼。按道理来说,大野智那种长发飘飘又长相阴柔,又会画画,精通舞蹈,什么都能来一点的人,在男生女生里都应该是很受欢迎的才对。

    恕我直言会这么想的你是笨蛋吗!书记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道。

    学生会里谁不知道樱井会长和美术部的大野学长关系出奇的好,一有人想对高岭之花投怀送抱,樱井会长就会忠犬地吠上几声以示主权。据说两个人以前就是穿一条裤子的关系,都在预测着樱井以后的伴郎一定是大野。

    诶?你是问为什么不是新郎吗?因为他们过了这么久都没在一起,肯定不是这种关系啦!

    学生会成员八卦地窃窃私语着。

 

5

    然而并不是这样的。

    大家所熟悉的那个樱井翔,其实胆小又爱算计。

 

6

    “……”

    “醒了?”

    挣扎着从沉重的梦里清醒,睁眼却是猝不及防的满眼金发,雅纪笑嘻嘻地握住大野的手腕,让他如愿以偿地摸上柔顺的金发,问他“喜欢吗”的这种单纯的问题。

    捻着一根发丝,没有发胶的头发甚是柔顺,和那个人,和翔君是不一样的。

    大野收回了手,把整个人蒙进了被子里,闷闷地说,

    “喜欢……”

    被人很开心地抱住了,连着被子一起。大野透不过气来地拍着对方的背,被放开后猛地掀开被子呼吸着新鲜空气,看着大野满脸通红的样子,对方得意又坏心眼地笑了。

    大野呼吸一窒,就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tbc-

并不是在掩饰自己不想写下去了


评论
热度(13)

© 夏紀ちゃん | Powered by LOFTER